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独武星河 第六十五章 云外天驿馆

发布时间:2019-09-26 01:52:34

独武星河 第六十五章 云外天驿馆

“这三位皇子,似乎对这位太子殿下十分不满。今日来此,表面上看是要补救昨天的事情,其实不过是想让我们云外天去对付太子殿下而已。这盘算打的,倒是不错。”

六皇子杨敏的话一出口,洪涛心中便有了猜测。

“不过,此事不去针对太子殿下,倒也难以消除对我们云外天的影响。只是太子殿下的境界,实在难以揣测,就算郁师兄和惊师兄两人联手,恐怕也奈何不了太子殿下。”

“怎么,是不是想通了?”看洪涛不说话,杨敏知道对方正在思考他的话,便试着问道。

不等洪涛言语,二皇子杨云便已率先开口,道:“此事唯有证据,我们还不能随便猜测是大哥所为,不然,若是到时候冤枉了大哥,那可如何是好?”

“对,二哥说的有理。此事还需要从长计议,虽然大哥嫌疑最大,但是毕竟没有证据,我们还不能就此认定是大哥所为。”三皇子杨霄心中明白,说起话来,却不明不白。

杨敏对这两位哥哥的话并不认同,反问道:“若不是大哥,那还能是谁?”

“现在这天元城中,任何想针对云外天的人呢,都有可能。”杨云将目标扩大,这才是他原本的主意。

这件事情,牵连的人越多,对这件事的主事者太子杨尘也就越不利,对他这个二皇子就越有利。

“二皇子的意思是,另外三大圣宗的人?”洪涛被杨云这么一引导,不由就去想,四圣宗向来明争暗斗,这次事情能大损云外天的颜面,其他三大圣宗,倒是有可能会做出这种落井下石的事情。

杨云微微一笑,道:“我也只是猜测,凡事讲求证据,我们还是要看证据说话。”

“若真是三大圣宗的人所为,最可能的是哪一个圣宗?”杨霄好像忽然来了兴致,饶有意味的问道。

洪涛想了一下,道:“太荒山和天涯海角与我们云外天向来不睦,一者太荒山行事霸道,有我们云外天弟子,多有摩擦。二者天涯海角与我们云外天相近,利益牵扯,多有争端。若真是圣宗之人所为,这两大圣宗,倒是可能。”

“假如若是太荒山和天涯海角的人所为,那太荒山的可能性,比天涯海角的可能性就大了。”杨云略略动容,“前几日,那安赞王子在万星楼大闹,我们大哥让他吃了大败,他们太荒山行事霸道,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明里不好动我们大哥,就暗地里想趁此事,借你们云外天的手,来给我们大哥找麻烦,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这样说来,确实太荒山的嫌疑不小。”洪涛点了点头,似乎对这个推测,表示赞同,不过他忽然又一顿,转而道:“不过太荒山虽然与我们云外天多有嫌隙,但是此等卑鄙手段,他们恐怕也不屑如此。”

这样一说,让杨云、杨霄、杨敏三位皇子,顿时各自低头,不知道如何接续。

却在这时,外面走来一位杂务弟子,对三位皇子和洪涛分别行了礼,然后道:“洪师兄,太荒山和天涯海角、北极雪巅的人来了,惊师兄让我来告诉你,让你一并接待。”

“好,我知道了。”洪涛摆了摆手,对那位杂务弟子道:“你去把他们请到这里来吧。”

“好的。”杂务弟子领了命,便回身走出门外,往驿馆大堂而去。

“说到就到,我们才刚刚说到三圣宗,没想到他们就直接到了。”杂务弟子一出门,杨云便微微笑道。

杨霄也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三圣宗在这个时候来到,这个中缘由,值得玩味啊!”

“就是来看云外天热闹的,还玩味个什么劲。”杨敏冷笑一声,对洪涛道:“我觉得洪师兄可以当面问一问,这事情背后,是不是他们三圣宗的人在捣鬼。”

洪涛皱眉,并没有回答杨敏的话,而是走到门口,颜开笑颜,迎了出去。

却是这说话的时间,杂物弟子们,已经将三圣宗的人领到了他的门前。

“郁谦英惊风云竟然闭门不出,让你一个内门弟子来接待我们,这是云外天不把我们其他三圣宗放在眼里,还是被大成国的废物太子吓破了胆子?”

三圣宗的人未到,一个傲慢充满挑衅的声音便已经传来。

洪涛闻言脸色立时一变,“西风丘,请你把话放尊重一些。”

房中的三位皇子一见如此,相视一眼,各自暗笑。

西风丘是太荒山的真传弟子,分星境八重大宗师,在太荒山真传弟子中,排名第六。比郁谦英也是不逞多让。

这样一位太荒山真传弟子,一见面就是在这样一句挑衅的话,这情况,想要搅浑四圣宗这潭浑水,说明有很大的可能。

“怎么?”门外的西风丘一声轻笑,“难道我说的不对?”

“西风师兄,这位洪师兄现在也是云外天的真传弟子,他已经突破了凝星境,去到分星境,所以才会被郁师兄和惊师兄,派来代他们招呼各位师兄师弟,你们也不要见怪了。”三位皇子也相继走到了门口,二皇子杨云对着一个着玄色上衣,黄色下衣的彪悍武者,抱拳拱手,行了一礼,然后看了看服装各异的三大圣宗,又各自行礼,笑着说道。

“洪师弟突破凝星境,这事我们自然知道,昨日这大成国的太子殿下大发神威,整个云外天都吃了个大瘪,唯独洪师兄鸿运通天,非但没有任何损失,还因祸得福

独武星河  第六十五章 云外天驿馆

,一举突破了凝星境的瓶颈,成就大宗师境界,此事整个天元城,大家都是知道的。”一个身着绣日月星辰海蓝武袍清秀少年武者,对着杨云看了一眼,微微笑道。

“浪无踪,你这话什么意思!”洪涛闻言,顿时勃然色变,厉声喝问。

“唉,洪师弟,莫生气,莫生气。”另一位身着绣日月星辰海蓝武袍蓝发少年武者,语气暧昧,笑着对洪涛安抚道:“无踪师弟并无他意,他年纪小,心直口快,你却莫要和他一般见识。”

抚州治疗睾丸炎医院
抚州治疗龟头炎方法
抚州治疗龟头炎费用
抚州治疗龟头炎医院
抚州治疗男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