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地球最后一个修仙者 二二四 双驼峰上

发布时间:2020-01-13 17:21:00

地球最后一个修仙者 二二四 双驼峰上

张卫东连夜赶路,片刻不停,终于在晚上八diǎn时攀到了双驼峰的山腰上,站在一片雪坪之上。

脚下就是皑皑白雪,铺天盖地的满眼都是,一脚踩下去便深陷其中,看着大约有一尺来厚,而且越是在底层越是坚硬,几乎化为了坚冰,不知道存了多少年了。

“果然是宝地!”

张卫东敏锐的觉察到了双驼峰这一带的空气无比的清新,几乎丝毫废气不存,而出了这一片区域,空气质量就要下降一档次了。

仿佛,在这双驼峰上修炼的话,就算元气没那么浓郁,但依旧可以极大的促进元力的精纯、修为的提升,这是在外界无法媲美的,不知是何故?

但能有这一神秘作用,堪称宝地是当之无愧了!

由于天黑,也到了跟前,张卫东反而没那么急了,想了想便决定干脆在明天天亮后再行动,也不差这一天时间。

如果不是吴成他们耽搁了一天多的时间,今天上午他早该到这里了,或许,下午就能将这里转上一圈,找出diǎn眉目了。

这山上只有一处元气眼,并不在他此刻所站的雪坪左右,在山巅。张卫东打开天眼一看,只是两倍浓度元气眼,金色云雾扩散而下,直到越来越稀薄,以至他所在的位置时元气已经下降到一倍左右了。

张卫东略一辨别方向,很快找了一处略微平坦、林木稀少之地,放出了玲珑谷。整个巨型元器漂浮在数米高的上空化为了一吞云雾,并且隐形着。

这一次进山,张卫东去了趟市里的公寓,将玲珑谷也带上了。就是为那株宝树准备的,一旦现它,尽量的将它移栽进玲珑谷里。

为此,张卫东还在玲珑谷里清理了一些杂草,清出一xiǎo片空地,专门备用。

放置好玲珑谷后,张卫东便腾身而起进了玲珑谷,整个人消失在了云雾中。

玲珑谷前的xiǎo广场上。在诸多大阵的汲取、提纯下,外界的元气不断的被吸收了进来,很快就达到了九倍的浓度,吸一口就能精神爽朗。不仅如此。玲珑谷的xiǎo广场上宛如白昼,温和合适,还放着一张席梦思床及被褥枕头,张卫东躺了上去,感觉暖和、惬意多了。

而此时的外界。到处都能听到山下此起彼伏的嘶吼声,以及沙沙声。

所以説广袤云岭里的夜,不但寒冷,而且危险。

——

距离大约数十里地的豁口里。由于天黑的快,吴芸等人就地安营扎寨搭起了帐篷。再燃起了几堆篝火,一时也颇为热闹。

吴芸不喜欢和这些男人在一起。便躲的远远的搭了帐篷、燃了火堆,如一朵风中百合。

叶警、于芳有diǎn崇拜这位学姐,便凑了过去请教。刘健、王宗文也想过去的,但吴芸对他们冷淡之极,看了他们一眼,那一蹙眉,顿时让他们才站起便又坐了下去。

而其余人则几人一堆,泾渭分明。

“也不知道张哥怎么样了——”刘健看看手上的麻辣豆制品,干巴巴的,冰冷冷的,难以下咽,自然谈不到什么好吃。

他不由怀念起了几人和张卫东在一起的夜,虽然张卫东变态了diǎn,使他们累死累活,但那里却有酒喝,有野味可以吃,喝到爽,吃到饱,味道也很棒,更有那xiǎo米粥炖兔肉、馒头、咸菜的一顿,无比的美味、可口,让人留恋。

而此刻和众人在一起时,居然只能喝到热水,然后就是市里买的麻辣豆制品、牛肉干,硬的都咬不下,味同嚼蜡。

“张哥肯定在一堆篝火前烧烤,刷着调味和酱料,那野味上正冒着黄油,滴到火上滋滋的响!”王宗文就幻想道。

一説烧烤,再一幻想,三人就忍不住吞口水,肚子不争气的越感觉饿了。

“我草,你别説肉了,我都快流口水了,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一去不复返啊!”刘健死死咬着麻辣干,使劲的咀嚼着,仿佛手中的东西就是大鱼大肉,当然,不能低头看,味道也不对。

“你们説,张哥一个人在山里干什么呢?”王宗文这时又道。“打猎也不象啊,以他的箭术,什么猎物打不到?何必进入深山呢?个头太大的话估计也抗不出去!”

的确是!

吴成沉吟了下便猜测道:“这没什么难猜的,刚才老贺不是拿着一株药材吗,冬天和初春,正是药农进山采摘野生药材的时候,很多药材是很珍贵的,出山一转山就可以卖不少钱,听説这云岭里还有人参的,或许,张哥在找什么珍贵药材吧?”

“真的?!多不多?有没有百年人参?如果能碰到一处百年人参,岂不是财了?”刘健感兴趣的插嘴道。

“我説刘健,你不是这么财迷吧?多了还能百草之王?百年的?十年份的你能遇到就够好运气了,我是担心你即使遇到估计也认不出来!”吴成鄙视的説道。

刘健不由苦笑道:“还真是,我真不认识人参——”

“不对!张哥不是荣镇派出所的所长吗,他一当官的,需要亲自进山找药材?什么药材买不到?”王宗文却执拗于刚才的问题上。

“你问我我问谁去?”吴成翻白眼道。

“你姐或许知道——”刘健插了一句。

吴成看了眼姐姐那边,心里突然想着,要不,去问问?

这念头一起来就压不下去了。

“我去去就来,你们可别过去了!”吴成想着,就起身了,不忘告诫两人一句。让刘健、王宗文过去,以两人的不知情况,太唠叨了。搞不好老姐会当场翻脸,不给两人面子。

“切,我还不过去呢!”王宗文不屑道。这话自然是假的!

叶静在那边他当然想过去的,免得被吴成抢了先。不过。这次进山,他觉得危机感越强了,叶静和吴成接触的太多了。

——

吴芸、叶静、于芳三女的篝火堆处。

叶静、于芳很讨喜,问了很多问题,吴芸也难得的耐心做了解答,似乎聊天聊的很融洽。

吴成一过去,先偷瞄了叶静一眼,干脆脸皮一厚。一屁股坐她旁边,后者又不好意思当场挪开,他就暗笑了,好现象!

恩。还有一股股的处女体香扑鼻,让他浴血沸腾激动不已。

他还是第一次挨着心上人这么近距离。

叶静脸色就红的厉害了,不过旺盛的篝火映射着,也难以分辨出是火光照射的颜色,还是脸红。

“姐。给我説説张哥吧?你説他一个人在山里干什么呢?”吴成一开口,就将大家的注意力转移过去了。

吴芸看了眼弟弟,就知道弟弟在追求这女孩子了,不由瞪了他一眼。这xiǎo子为了泡妞居然跟进山了。差diǎn出了大事。

“是啊,张所长一个人跑太远了吧?深山里也不怕迷路了?”于芳也好奇的附和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我第一次认识他时,他似乎在荣镇做xiǎo生意。估计从政就是那之后不久吧!”吴芸沉吟了下,説道。“我对他了解不多——”

就这么diǎn?

吴成心下不信,了解不多的话,怎么两人一见就吵?就算陌生人之间也知道礼貌客气吧?他们分明就象冤家对头。他觉得,老姐铁定隐瞒了什么关键处。

“第一次?那就是有第二次了?”吴成嘿嘿一笑,继续问道。

就见老姐狠狠的瞪了过来,奈何吴成脸皮也厚,不为所动。

“你问这些干什么?”吴芸警惕的説道。

“姐,好奇嘛,好吧,不问第二次了,那你们第一次是怎么认识的?”吴成説道。

这话题让人感兴趣,叶静、于芳也好奇的看着吴芸,似乎有diǎn八卦的潜质。

“第一次怎么认识的?”吴芸脸色一变。

吴成讪讪一笑,道:“张哥似乎对姐你有很大的误会嘛,不信你问问叶静他们,和你一打完,我们就遭罪了,明明他可以打到猎物,但就是饿着我们,明明我们累的和死狗一样,但张哥却丝毫不理会,继续赶路,怨念很大,好像在姐你这受了气似的——”

祸水东引了,不然掏不出更多内情来。

“是吗?!”果然,吴芸脸色不好看了。

一旁的叶静、于芳马上diǎn头附和道:“是啊,不过,那是针对他们三个男生的,张哥对我和叶静还是很好的——”

“他有什么理由对我有意见?不就是我感冒烧,开车撞到路边石堆上,结果被他遇到了,吃了他几片感冒药罢了!”吴芸哼了声,马上説道。

当然,具体详情她剪接过了。

要是让人知道她被张卫东抱了几次,**被张卫东揉了几把,估计更会浮想联翩了。她略有xiǎo洁癖,尤其针对男人,就那次,她都把身体洗了很多次,衣服待一到西秦后直接买新的,里外换了个遍,旧的全丢进垃圾桶了。

对她来説,张卫东简直就是她的一个心理阴影。

然而三人却脸上写着不信,分明有内情的意思。

“你不累?女孩子谈话,你凑这边干什么?”这让吴芸脸上很挂不住,马上将弟弟给赶走了。

这xiǎo子好奇心太重了!

殊不知,吴成一转便诡异一笑,走到一旁后马上拿出,开机,还有电有信号,顿时给家里打,他妈妈接的,他第一句就道:“老妈,我告诉你个级大好消息,嘿嘿,老姐遇到克星了,对方比老姐xiǎo三四岁,但级优秀哦——”

“是这样的——”

这一告密,就是半个多xiǎo时,吴成最后心满意足的收起,回了自己那边的火堆旁。

心説,老姐从xiǎo订的娃娃亲,但那位已经不在了,自然不算数了,现在家里都盼着老姐能被降伏,嫁人生子,现在,正是好机会,张哥那么彪悍,肯定是老姐的克星,自己到时就成大功臣了!

谁説他还是xiǎo孩子?

毕业之后,他就得从政了,到时,或许能挑个自己满意的单位?

刚才老妈可是狠狠表扬了自己的。

——

吴芸和远在双驼峰玲珑谷里、正躺在席梦思床上的张卫东同时感觉背脊冷,好像有人在算计自己?

张卫东翻身坐了起来,不由疑惑,他的第六感有时很敏锐的。随着修为越高,这种预感越强烈。

是谁呢?

算了,或许是谁想自己了吧?张卫东想了片刻没头绪便不想了,倒头继续睡。

这一觉睡的很实在,第二天他从玲珑谷出来时,正看到初阳腾升,天际红云弥漫绚丽,很是好看,此时,已经早上七diǎn了,比以往晚了一个xiǎo时。

“开始行动吧!”

为保万一,待收起玲珑谷后,张卫东朝山巅攀跃而上。他去看看那山巅是否有什么火山口之类的天坑。

花了几分钟,张卫东攀上了山巅,却现上面并没有天坑,而是一道实在的山脊,很普通,覆盖着薄薄一层积雪。山巅上太阳总是第一时间照射到,而山巅下,树林葱郁,那积雪就不好融化了。

回忆着当初秦风的只言片语,张卫东站在山巅打开天眼,朝四处张望。这双驼峰周围,在五里地内,应该就有那株宝树所在的天坑的。而天眼所见之处,这方圆五里地的范围内,就有数十处元气眼存在,有数十个金色云团弥漫在上空,元气浓度从两倍到四倍不等。

“方圆五里地!我就不信一处处的排查,会找不到你,按理説生长宝树的地方元气应该更浓郁才对!”

张卫东选了一个方向,飞驰而下。

以张卫东的推测,修仙宝树绝对在元气浓郁的地方,少了元气,那树不可能存活,这样的话范围就xiǎo很多了,越浓郁,应该可能性越大。

张卫东花了十来分钟赶到其中一处四倍浓度的元气眼处,但一看,那里却是一处xiǎo山凹,根本不是什么原始天坑。

“四倍浓度元气,还有四处!”

张卫东越振奋,一刻也不停,马上赶去其它四处。

第二处,不是!

那里是一处巨石,元气眼就在巨石下。

第三处,也不是!

那里是xiǎo山包。

第四处,居然还不是!

那里是一处天然的石穴洞穴,也并非原始天坑。

“就是你了!”第五处,张卫东一望剩下的唯一一处四倍元气的地方,眼都热了。

ps:四千字了,修改花的时间比码字多,呵呵。未完待续。。

{飘天文学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萍乡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砀山县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有哪些医院治癫痫
遵义癫痫儿童医院
武汉市男科医院在哪里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