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御天纪 第七百五十九章 阵法压制

发布时间:2019-12-04 13:40:39

御天纪 第七百五十九章 阵法压制

“启禀大人,这xiǎo子的身份我们也不太清楚,不过一路之上倒是闹出了不少的麻烦,我们魂家和帝家都和那xiǎo子有着不少的仇怨!”

一名魂家的弟子站了出来,面色恭敬的答道。

“咻!”

一道黑色的能量光束快速的掠过,瞬间便是将那开口的魂家的年轻弟子的脑袋给爆开,然后倒地。

“一群废物!”白发老者声音冰冷的喝道。

老者的铁血手段让其他的几人皆是忍不住心中一凛,旋即面色也是变得极其恭敬,不敢再多説什么。

帝灵灵更是显得极为的庆幸,如果刚刚站出来説话的人是自己的话,那现在倒下的可就是自己了。

毕竟她很清楚,眼前这位白发老者是何等人物,他才不会因为自己是帝家之人而对自己有着丝毫的宽恕呢。

即便是退一万步来説,即便是这白发老者真的杀了自己,帝家也不能怎样。

就在帝灵灵心中这样想的时候,一道冰冷而奇怪的声音传来,让几人皆是一愣。

“五主大人不必生气,那xiǎo子的来历我知道!”

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不少人的脸上皆是有着一抹幸灾乐祸之色浮现出来,毕竟刚刚才出现的一个多嘴的人就这样死了,现在又出现一个不知道死活的人?

不过

,这种念头在他们的脑海之中并没有存在多久便是被打破了。

那白发老者缓缓抬头,冲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声音冰冷的道:“説来听听!”

直到这时,他们才发现,那刚刚説话的不是别人,而会一团被宽大的黑色布袍包裹起来的一团浓重的黑色的雾气。

此人正是当初抢走尕尕的身体的那人,在护天者之中的地位不低,但是比起那一群护天者之中的八位主事大人还是要逊色不少。

那黑袍包裹的雾气缓缓的向前,冰冷而沙哑的声音传来,在这诡异的空间之中更是让人感觉头皮发麻。

“那xiǎo子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名字叫做景凡的xiǎo子!”

冰冷的声音传来,四座皆惊,特别是帝家和魂家之人,更是面色怪异的对视,从对方的眼中之中他们都是看到了浓浓的震惊之色。

“这xiǎo子也太变态了吧!”

“竟然是那个名字叫做就能景凡的青年,怪不得敢如此的嚣张,可是他就真的不怕死么?要知道这里可是堪比龙潭虎穴还要危险啊?”

“那xiǎo子可真够狂的啊,竟然都是敢在帝家和魂家联手的眼皮子底下活动这么久,而且还敢虎口夺食!”

……

一声声议论之声传来,众人的脸色皆是变得怪异起来了。

那为首的白发老者却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只不过,不管怎么看去,那笑容之中似乎藏着一柄锋利的钢刀,闪烁着冷冽的杀意,只要谁不防备,那一柄锋利的钢刀便是会毫不客气的猛地冲出来的!

“五主大人,我请求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将那xiǎo子抓住,交由你发落!”

这时,一边的魂断突然站了出来,面色恭敬的道。

那白发老者一愣,苍老的眼眸深处掠过一抹怪异之色,他微微沉吟了一下,这才道:“好,我相信你,好好做,记住,我要活的!”

一边的帝灵灵的秀眉一皱,这样一个极好的表忠心的时机却是被那魂断给抢了,这让她的心中也是极为不爽。

刚准备凑上去的时候,那水晶球之中的光幕画面却是出现了怪异的变化。

那画面之中,景凡像是发现了什么一般,扭头向着这水晶球看了过来,脸上掠过一抹怪异的淡笑,旋即只见景凡的双手之上印诀快速的变换起来,下一刻,一道火龙便是快速的冲击起来,狠狠的轰击在那光幕之上。

“轰”!

一声巨大的爆炸之声传来,顿时,那水晶球之上也是出现了细密的裂缝,轻轻一碰便是化作了一堆齑粉,消失在那空间之中了。

“这xiǎo子竟然敢将五主大人的玄光镜打破,我一定会去生擒那xiǎo子的!”

一边的帝灵灵也是适时説道,眼中满是坚决之色。

五主大人扭头看了一眼魂断和帝灵灵,苍老满是皱纹的脸上古井无波,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走吧!”

半晌,那五主大人这才缓缓开口道。

……

“师叔,你怎么知道有人在用玄光镜偷窥我们?”

童拯好奇宝宝似的缠着景凡问道。

景凡感觉脑袋有些大,解释道:“玄光镜只是一种空间阵法而已,能够将这边的空间的一些信息反馈过去,既然是阵法,就一定会有能量波动,只不过,那玄光镜为了隐蔽,其能量波动也是极为的微xiǎo,一般的情况之下根本就发现不了。”

“师叔,那你是怎么发现的?”童拯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虽然他的天赋不错,实力也是精进到了六道之君七重天的境界,和景凡在一起的这段时间之中,经过景凡的指diǎn,隐隐中也是有着晋升到八重天的趋势了。

“我?”景凡的一愣,旋即笑着道:“用灵魂之力去感应,他便是能够清晰的发现这里的不同,莫説就他一个xiǎoxiǎo的玄光镜,就是再多的阵法也是能够清晰的感觉到!”

话音刚落,景凡便是一下子闭上了眼睛,汹涌激荡开来的灵魂之力飞快的扩散冲击开来,向着远处延伸而去,一遍一遍的搜寻探查这附近空间之中的一切。

童拯还想问些什么,但是看到景凡闭目寻找的样子,也是忍不住制住了。

半晌,景凡这才缓缓的睁开眼睛。

在看到景凡的眼睛的瞬间,童拯吓得一跳,眼中也是满是怪异之色。

因为,景凡的眼睛此刻变得通红,里面甚至都是有着丝丝的血迹浮现出来。

“这……”

童拯一愣,急忙问道:“师叔,你……你……怎么了?”

景凡微微摆了摆手,脸色苍白,身体也是摇摇晃晃的向着一边走了过去。

童拯扶着景凡坐在地上,一脸关切的看着景凡。

司马长风的眉头一皱,脸色也是变得怪异起来了。

景凡缓缓的调息了起来,片刻之后,这才开口道:“刚刚,我闭上眼睛,用神识扫描这空间,可是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现,就当我准备退出去的时候,颓然,那空间之中却是出现了一只无形的大手。”

説到这里,景凡顿了顿,眼中的神色也是变得怪异起来了。

“那只大手很是怪异,竟然能够凭空就抓住我的灵魂之力,我几次三番的想要挣脱,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是没有办法!”

景凡的话音传来,其他几人的眉头皆是紧紧的皱了起来,在这虚空之中出现的大手,那大手的主人是谁?而且,能够抓住别人的神识,这等修为,即便是司马长风都做不到,也就是説,那人的实力至少也是在司马长风之上的。

想到这里,几人的脸色皆是一下子变得怪异起来了。

“我一边努力的挣脱,一边寻找那大手后面的人影,可是最后我发现,那一只大手根本就没有人操控,而仅仅只是一只大手而已!”

景凡自己的心中也是苦笑不已,刚刚那种境界,如果不是自己的气海之中那天命书起了作用的话,或许自己的神识真的会被那一只无名大手给拉走的,到时候自己可就真的成了一个毫无用处的整天躺在床上的植物人了。

就在几人心中怪异的时候,那天空之中的岩浆突然一阵阵怪异的涌动起来,巨大的泡泡也是开始不断的冲击升腾起来。

“这是什么?”童拯的脸色变得怪异起来,忍不住问道。

景凡的眼眸也是不禁微微一凝,沉声道:“帝家和魂家之人要过来了!”

他的话音刚落,他们所处的这一片空间之中陡然变幻起来,一阵奇异的能量也是快速的冲击扩散开来,犹如一道实质化的音波一般快速的冲击起来。

几人顿时一个躲闪不及,瞬间便是那一道冲击开来的能量逼的快速的后退,口中的鲜血也是一下子喷了出来。

下一刻,等到他们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的时候,脸色却是一下子变了。

因为他们发现,此刻,那一片空间之中弥漫扩散着一种极为怪异的阵法,自己的身体处于这种阵法之中,身体之中的所有的元气迅速的分散开来,根本就不能聚集在一起。

也就是説,身体之中,所有的能量元气完全的消散,根本就没有办法凝聚攻击起来。

在这空间之中,所有的人都将变成普通人了?

景凡的嘴角顿时一抽,他的心神深入下去,想要凝聚元气,可是不管他怎么努力,终究还是以失败告终。

而且,即便是他想要去调动自己的气海之中的那一张天命书之中的能量最后的结果仍然是失败。

“这……”

其他人也是发现了怪异,脸色也是变得怪异起来,甚至,在那空间之中,连走一步也是变得极为的困难了。

景凡扭头向着那前面看去,顿时,原本的岩浆宝座,此刻正在一大排的阶梯的dǐng端,俯视众生,一种睥睨天下的能量气势冲击扩散开来,让人忍不住心生跪伏之意。

甚至在这空间之中,连走动一步都是变得极为艰难,而且,越是距离那宝座越近,那种恐怖的精神威压也是更加的强悍,甚至都是要将人的全身的骨骼都是冲击的粉碎。

景凡的眼神一凛,刚刚准备説话的时候,那一片空旷地带的上空的岩浆开始变得快速的躁动起来,就像是沸腾的水一般,呼噜噜的作响。

“来了!”

景凡的双眸锁定那天空之中的岩浆,忍不住沉声道。

他的话音刚落,为首的一道白衣人影便是快速的冲了进来,那人影不是别人,正是帝灵灵。

因为之前的一次邀功的机会被魂断抢了,这一次,她如果不能在五主大人的面前表现一番,这对于他们帝家来説可是极为不利的。

一袭白衣猎猎,白皙精致的五官再加上那身体之中散发出来的空洞的仙灵之气,会让人觉得那是一个仙女。

白净的没有丝毫瑕疵的玉足暴露在空气中,让有某些特殊癖好的人忍不住去亵玩。

如果不熟双方阵营不同,再加上景凡和帝家的仇恨,甚至是他都是要忍不住赞叹一声美女的。

可是不等那赞叹之声发出来,一股睥睨天下的冲击的威势陡然席卷开来,瞬间便是将那帝灵灵一下子从空中拽了下来,甚至,她的身形都是没有在那空间站稳,就这样一下子掉了下来。

“嘭”!

一声沉闷的声响传来,帝灵灵就这样直接一下子摔倒在地,原先悬浮在那空间之中的仙灵之气此刻也是消失殆尽,剩下的时候狼狈不堪了。

她自己也是一愣,旋即俏脸通红,面色怪异不已。

一边的童拯却是毫无顾忌的大声的笑了起来。

在这空间之中,因为有着阵法的缘故,无论是谁都没有办法飞行,更不可能调动全身的元气,只要一进来,那就肯定会扑通一声直接落地的。

山东省立医院西院肛肠科怎么样
合肥市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有哪些癫痫专科医院
杭州治疗癫痫权威医院
云南做妇科全面检查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