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新疆乌市要求统一改造招牌引争议被批形象工

发布时间:2019-07-08 22:14:16

新疆乌市要求统一改造招牌引争议 被批形象工程

在乌鲁木齐市友好北路上,一排排店铺正常营业,来往的顾客络绎不绝,可是门头招牌却十几天都不见踪影。  一童装店负责人王凤看着路边左右张望识别店铺的顾客,摇摇头告诉,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首届亚欧博览会,市政府要求统一改造招牌,不管你是否同意,执法人员都只回答一个字:“拆”。  一次盛会的举办,让政府部门如此大动干戈,斥巨资为店铺更换统一的门面。这是惠民工程,还是形象工程?  被强拆后的很多家店铺对政府这种行为表示难以理解,这种带有强制性的拆除,整齐划一的做法,是追求美观?还是宣扬丑陋?老百姓在心里大打问号。  身边的强拆  虽然行政执法局一周前就给位于克拉玛依东路的某眼镜店下发了责令整改通知书,称该店“所经营店面设置的门头牌匾不符合城市市容貌标准”,要求其拆除。  但店铺负责人颜胡春并不认可他们的说法,更不同意拆除自己价值4000多块钱的门面招牌。  5月23日上午,拆迁工人抬着脚手架,手拿锯子、榔头等工具,开始了克拉玛依东路上店铺招牌的拆除。  颜胡春说起拆门牌的事就气不打一处来,“工人根本就不管我们同不同意,支好脚手架就开始一顿乱砸,就像和这牌子有深仇大恨似的”。  工人将门牌彻底敲碎、毁坏、拆除后,留下一堆废铜烂铁扬长而去,颜胡军还得和店员一起打扫干净。前前后后,眼镜店大半天都没有营业。  同在一条街上的中国电信负责人刘承新看着两天前才装好的新门牌被摘除,在他看来,拆除这种新装好的门牌,无论对谁都是一种浪费。  一家吉祥物专卖店主人葛旭认为,如果说店铺门牌不符合市容市貌的标准,这个标准又是什么?为什么不在店铺开张时就提出来,偏偏要等到亚欧博览会召开前统一整改,这难道不是面子工程吗?  调查走访发现,无论是拆除完还未装新门牌的克拉玛依东路和友好南路,还是已经完成新门牌安装的扬子江路、公园北街及温州商业街,八成以上的店主都不同意拆除店面原有的招牌,更不同意安装相同底色和相同字体颜色的招牌。  除了温州商业街店铺招牌在拆除之前执法局的工作人员与商户商讨过征求意见外,其他店铺都只在拆除前几天或者之后收到责令整改通知书。  此次大规模统一拆除都在白天进行,这不仅让商家无法正常营业,而且没有任何围栏的现场施工就在车辆和人群川流不息的路边进行,这其中的安全隐患令商家和行人担忧。  此外,工人将招牌灯箱电源“一刀切”,造成了很多店铺电源短路、灯管烧坏,这让店主十分恼火。  友好北路的某一休闲服饰店的门牌也是这次统一拆除中的一个,这个从上海厂家花费1万多块钱买来的招牌顷刻间就被工人敲得散落在地。不仅如此,散落的招牌碎片砸在光滑的瓷砖上,将门口台阶的瓷砖砸得坑坑洼洼。负责人告诉:“政府想拆就拆,完全不顾及我们商家的利益,这样的行为完全不把老百姓放在眼里嘛!”  强拆行为本身就已让店主难以接受,强拆时的“暴力”动作更是给部分店铺带来不小的损失。  颜胡春不禁感叹:“原来就听说过内地强拆房子征地,真没想到这就拆到我们身边啦!”  满街丑陋的统一招牌 城市越来越无趣  橘黄色彩钢板为底,白色吸塑字镶嵌在上面,远远望去,整齐划一。但定睛细看,却怎么也看不出每个店铺具体是干什么的。  这是消费者李秋霞在乌鲁木齐市扬子江路上逛街时最大的困惑。她本想找自己常去的那家羊绒店,原来一看门口的牌子就直接进去了。可是现在,楞是要盯着这些相同的牌子看半天。“实在是太不方便了!”  李秋霞的困惑是很多市民对统一招牌的直接感受。喜欢逛街的青年钱娜抱怨说:“我和朋友都很喜欢观察色彩各异、字体风格不同的店铺招牌。这是一个店面的形象和标志,每次看一眼就知道店铺主要经营什么。现在换成一样的,服装和餐馆都用一种牌子,失去了文化多元的意义。”  位于乌鲁木齐人民公园北街的某国际日用品品牌,试营业不到一个月,门面招牌就被强制拆除了。两个星期前,工人们统一安装了白底红字的统一招牌。  这可苦煞了店老板。“我们品牌的门头都用黑底白字,全球都一样。偏偏到了新疆,就要遭遇这样的待遇。”  店长告诉:“每一个新开张的店面都要拍图片,传到北京总部。可是现在,我们根本就不敢传照片,换成这样的门头,我们至少要赔偿1万元的违约金。”  这家本来计划5月中旬正式开张的小店,也因为统一的门面招牌迟迟不敢开张。店长心急如焚:“开张的时候会来很多总部领导,看到我们这样不遵循产品的标识,必定是要罚款的。”  眼下,店长只能谎称说自己还没有做好开张前的准备工作,延缓正式开张时间。店长本想找有关部门的人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先换成品牌的标识牌子,等到开张后领导走了再换回统一的招牌。可是左等右等,也不见有工作人员来给强制拆除给个说法。他一时不知道该找谁去说这件事。  此类品牌连锁店都有品牌颜色和标识,统一后的牌匾无疑是对品牌文化的一种抹杀。全国饰品连锁品牌“哎呀呀”的店员孔未霞对这种统一的门面很反感。她认为现在社会都在提倡多元发展,政府统一门面的做法是一种倒退。虽然统一后会整洁,但是品牌个性完全没有了。  在新浪微博上输入“乌鲁木齐 统一”字样搜索后发现,众多博友针对此事发表言论。有博友留言说:“满街丑陋的统一招牌,像是置身于某个不知名的小县城,乌鲁木齐这个本来颇具性格的城市,被规划得越来越无趣!”  到底应该怎么改  为了迎接首届亚欧博览会,政府出此政策统一换门面,很多店主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但店主希望,在不浪费的基础上,能够保证招牌照明、防雨等质量;在规定招牌大小的基础上,能够让店主自行设计上面的图案和艺术字。  友好北路一鞋店负责人柳芳对统一招牌的事并不十分反对,但政府的办事态度令她很不满。眼看着招牌被拆除已经有十几天了,却不见有人来挂新招牌,更没有任何人与之商量店铺字体的大小,商量招牌的费用如何分摊。没有人告知她,要等到什么时候,自己的门面才能有不影响市容的统一招牌。柳芳和友好路上的店主们焦急地等待着。  扬子江路上一服饰店店主徐士杰认为,政府行为应该有谦逊的态度。既然要拆,就应该在征求店主意见的基础上,提前量好尺寸,做好新招牌。在拆的同时就把新的装上去,把店主的损失减少到最小。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拆了十几天还无人问津。  在家住大湾的市民张政国看来,美化市容、统一杂乱无章、无序的门面有必要,但如何兼顾美观又不失个性与特色,很值得商榷。  新疆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副研究员吐尔文江认为,城市进行店铺招牌规范是很有必要的,但这种突击式、运动式“一刀切”的店铺改造是不合理的。  他指出,店铺招牌是城市景观文化的一种,是一个城市多元文化的重要载体,是这个地区地方特色的体现。政府这样把大家都改造成一个水平线,抹杀了它的文化特色。  他认为,如果政府要进行统一改造,那么应该请艺术设计者参与。根据每一个店面经营物品的属性和店主的要求,设计出风采各异、错落有致的招牌,这样既让政府的统一行为得以惠民,还尊重和满足了店主的意愿。  吐尔文江研究员指出:“应该在设计后,使每一个店铺都有特色,让人产生一种愉悦感。让来乌鲁木齐的游客把这里的店铺招牌当做一种美好的回忆讲给家人和朋友。”  有人士指出:政府不应以为民做好事的名义,而不顾法律程序是否合法。不应以这种不顾百姓感受的方式,进行一个城市的管理,因为城市是百姓的。实习生 郭雯 本报 王雪迎 刘冰

一键生成小程序
分销平台管理系统
微商城商户平台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