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莽荒圣君 第七十七章 八百王侯不如君

发布时间:2019-12-04 13:23:47

莽荒圣君 第七十七章 八百王侯不如君

时光悠悠而过,转眼已是十年光景。

秦,一个矗立在九州大地上的一个国度。在这片无垠大地上,像这种凡人组成的国家,实在是多如恒沙。

秦国都,素缟满城。

“白卿,孤已经依照您的意愿交代下去了。不知孤所做的这一切您可还满意?”武安府中的一处静室,一位身穿玄锦金缕衣的青年开口说道。

烛火摇曳,微微可见开口之人的样貌。细看那修长匀称的形体,稚气残存的脸庞初显棱角。静静的站在那儿,自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气度。

“你做的很有好,昭王将秦国交给你果然是一个很聪明的选择。”静室的暗处,传来这样的一句话,而后在度归于无声。

宫墙之外,隐约可闻哀乐之声。

“假戏真做,你应该杀了我的。但为什么没有动手?是对我还有所忌惮吗?赢,这可不太像你。”许久,盘坐在暗处的那个人又说了一句。

烛火明暗,微弱芒光中映照出屋内静室中最暗处的一角。

一身与夜色相合的古朴玄袍,一面粗犷的青铜狐面挂在及眉的灰紫短发上,看不清是男是女。

“白……老师……您何出此言?若是没有您,又怎会有如今的强盛的秦国?若是没有您……又怎么会有今日的我。”那位名为赢的青年开口,明媚的眼眸颤动着,露出了些许的哀伤神色。

“你也明白,我所做的一切,包括助你登上王位……不过是彼此间利益的交换,各取所需罢了。”静室的一角,嘶哑的声音响起。

带着青铜狐面的人微微抬起头来,暗紫色的眼眸深邃如渊。“可现在,我不再需要你,不再需要这个国家……而你也不再需要畏惧我了。”

沙哑难听的声音中带着明显的戏谑。

每战必胜,胜者尽杀降卒的“杀神”白将军?

算无遗策,信手摘叶指点江山,挑起周围六国自相残杀的幕后黑手?

恐惧、憎恨、敬畏、神圣、膜拜……当所有信仰全部崩塌……神圣化为草芥。他不明白,眼前这个掌握千万生灵生杀大权的新王,他一手培养起来的棋子……为何还能跟他心平气和在这说话?

“老师什么时候走?孤想为老师送行。”这位秦国的新王沉默了许久,将话题一转,显然已经不想在那个话题中纠缠下去了。

“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我本就该是死人一个,还是让我悄悄的消失在这暗夜中的好。”静室暗处,那个带着青铜狐面的人开口。而后他站起身来,将身上的那一袭玄色袍子解下。

待那带着青铜狐面的人脱下一身华服,换上寻常人家所穿的粗布葛衣之后,便自然而然也将那幅青铜面具解下。

静室中,正好有一面铜镜。

面具之下容颜映照在铜镜之中,被站在后方之人窥见之后,这位秦国新王的手便开始颤动起来。

铜镜之中,在一头紫灰色的短发之下,是一张遍布无数道扭曲疤痕的面孔。

慢慢的,铜镜中的影像无声的笑了起来。在这昏暗的静室中,便如同一头欲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

“唉……说来真的有点好笑呢。在这凡世辗转几年,我都快忘记自己是谁了。”

十年沉浮,他从一个修为尽废之人,变成了一手开创秦国基业的白将军。

十年沉浮,他机关算尽,借助秦国之力踏足海外禁区,谋得传说中的长生不老药。

只是没有人知道每战必胜,胜者尽杀降卒的“杀神”白将军不过是当初一位连自己的姓名都忘了的无名小卒。白姓的由来,更是延用因满头灰发被人嘲笑而起的戏称。

只是没有人知道,让他寄托所有希望的长生不老的仙药还是无法治愈留在他体内伤患,更无法让他重登道途。

不能修炼,手段用尽也冲不破先天玄关。在这凡世苟延残喘的活着,还因为被强行被搜魂之后落下经常性失忆头疼的毛病……他叫苍玄。

他经常在脑海中一直重复不要忘记这个名字……这个被作为弃子的名字,是他承受所有这些不幸的源头。

“我们缘分已尽。至此,这大秦的天下便归你一人所有。”静室之中,那位秦国新王看着眼前那一堆衣物和那面象征着身份的青铜面具,久久失神。

鸡鸣声起,整个秦国都依旧沉浸在武安府那一位存在病逝的哀痛中。一位身穿粗布葛衣,如同最底层平民的苍玄却已经悄无声息的出了城。

这一去,没有要抵达的终点。只有以天地为席,星河为烛,直至生命的尽头。

他不信天命,拼尽了所有的手段却还是无法更改那满是灰色的命运轨迹。

他抗争,他绝望,在漫长的岁月中耗尽了所有的热血和锋芒,在孤独中老去。

在晨曦的微光中,护城河在身后静静的流淌着。

在蒿草丛生的路旁,却站着两位似乎已经等候许久的身影。

“公子,你可还识得我?”一位身穿普通素衣的女子开口。在见到苍玄的那一刻,她便开心的笑了起来。

见到眼前这位对着他笑的面容绝世的女子,苍玄却是微微一怔。他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位秦国都八大坊中头牌歌伎,医技双绝,名动诸国的奇女子——绿苏。

旧时,他侥幸的从宙海中活了下来。一身修为尽失,被虚空风暴卷落至这仙人族的祖地后濒临死亡的绝境,就是被这位悬壶济世的女医者救下来的。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

苍玄不知道对方是因为什么原因流落那烟花之地。只是当他知道的对方的处境时便直接下了一纸诏令以及十万金在秦国都最有名的烟花之地八大坊中消了对方艺籍的身份,恢复其自由之身,也算是报了当日救命之恩。

“多年不见,苏大家可还好?”苍玄看着眼前这个向他招手,笑得极为纯真的女子,亦是笑着回礼。

“在公子面前,绿苏岂敢称什么‘大家’。”一丝异色从绿苏的眸中一闪而过,举手谈笑间很自然的就掩饰过去了。

“十年流转,不过是一些旧事前尘罢了。”苍玄笑了,右手指尖轻触脸上那些纵横交错的疤痕,不以为意。

那些伤痕,全都是他一刀一刀划上去的。

在最开始那段最困难的时光中他经历过太多旁人无法想象的遭遇和痛楚……每当回想那段炼狱般的梦魇,他都恶心到想吐!

他开始痛恨自己身上这幅好皮囊了,恶心自己的身体。

为此,他斩断了那头如瀑般的紫色长发,亲手毁去那张俊美妖异而雌雄莫辨的颜容……

再后来他又从微末中崛起,带上冰冷的面具,于幕前幕后,爬上了万人难以企及的高位。

苍玄回过神来,嘴角习惯性的微微抿起。这个心地良善的女子总是很懂得考虑到别人的感受。只是对方估计忘了,在其身后的那个名为苏儿的侍女,一向都不是那种能有城府,喜怒不露于色的主。

“是啊。最无情者莫过这时光。好在我从不辜负和委屈自己,这几年来过得也无甚遗憾。”绿苏开口,脸上依旧带着笑意。“这花开花落自有时节,红颜易老却无人知。红尘辗转,我倦了……便想找一个良人了此余生。”

“想不到苏大家会有如此想法。如此一来,这秦国都八百王侯贵胄还不为这‘花落谁家’而争得个头破血流。”苍玄开口,带着几分调侃的意味。

总有一些人能让人倍感亲切,更无需顾忌,可以轻松放肆的无所不言。对苍玄来说

,眼前这位颜容绝世的女子便是这样的人。

“你应该明白我为何而来?绮罗金粉犹尘土,八百王侯不如君。”绿苏脸上的笑意慢慢消减,平静的眸光中跳动着炽热而狂烈的色彩。

(天津)

北京华博医院李迅
中亚医院
洛阳治疗龟头炎费用
安顺哪里有看癫痫病
深圳哪个妇科医院较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