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最强影视大抽奖 197长卿

发布时间:2020-01-13 17:28:56

最强影视大抽奖 197长卿

黎明时分,天色未亮,沈牧一行人便准备启程出发了,在马房睡觉的景天还正睡得熟呢,被沈牧一脚就给踢了起来。景天虽然心中叫苦不迭,可也不没有办法,谁让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并且沈牧对其下了一道禁制,想逃都逃不掉,只能老老实实的跟在沈牧身边做个小弟了。

璧山是通往唐家堡的必经之路,只是此时却云雾缭绕,阴气森森的样子。

“哎,老大,这里怎么突然变得冷飕飕的啊……”一阵阴风吹过,在沈牧身后跟着的景天,双手抱臂,浑身直打哆嗦。

“谁让你身子骨那么单薄,没用……”唐雪见很不屑的瞥了一眼景天,其实她也感到了丝丝阴寒入体,只是见沈牧面无表情,不想在沈牧面前显出怕冷,却还故意打击一下景天。

景天松开手臂,故意逞强道:“谁……谁身子骨单薄了,只是我出来时,穿的少了,你这个唐家大小姐穿的比我多,不要小看人啊……”

沈牧一挥手道:“好了,不要吵!这里有问题!”

景天和唐雪见都是微微一愣,问道:“有问题?什么问题?”

“呜……”就在这一问之间,突然从四面八方涌来数十个犹如行尸的毒人,浑身冒着绿气,头发披散,面目苍白,尖牙利爪,伸着手臂,便朝沈牧几人袭来。

“啊……这是什么啊……救命啊……”景天吓的一蹦五尺高,连忙躲到了沈牧的身后,拉着沈牧身后的衣服,而唐雪见早已经吓呆了。

“闪开!”沈牧御剑而起,悬于半空,周身出现四把剑气环绕,同时带起在身后抓着他衣服的景天,“刺啦”一声,沈牧背后的衣服被撕破了一半。

“哎呀……”景天手里握着一块青袍布料,一屁股掉在地上,疼的他直咧嘴。

“尼玛!!!”沈牧听到身后“刺啦”一声,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气的直咬牙,不过现在没功夫收拾这小子,先把这些不知道从哪里跑的毒人解决再说。

“嗖嗖嗖……”沈牧周身的四把剑气,在沈牧的一念之间,骤然转化为十六道巨大剑气,寒光泠泠,分散而开,朝着四面八方涌来的毒人便一袭而去。

“不要杀他们!”

“铛铛铛……!”这时,突然从天而降一人,御剑而来,一袭白衣,样貌英俊,风度翩翩,同时几道剑影挡住了即将杀死毒人的数道巨大剑气,只是其他巨大剑气,却从毒人身边一掠而过,毒人应声倒地。

“你是何人?何故阻我?”沈牧悬于半空,与同样悬于半空的白衣男子怒目而视。

白衣男子指责道:“在下徐长卿,这些毒人也许还有望可救,你怎可如此出手狠辣!”

“狠辣?!哼。”沈牧没想到这白衣男子就是徐长卿,嘴角不由升起一丝难以察觉的苦笑,却冷冷道:“这些毒人如若不杀掉,只会让更多人变成毒人。”

“喂,老大,快救命啊……”此时毒人已经把站在地上的景天和唐雪见围了起来,景天望着在半空中对峙着二人,大喊大叫着。

“嗖!”沈牧和徐长卿同时施展剑气光罩,罩住了景天和唐雪见,然后只见沈牧一招剑气束缚,剑气犹如无数光线纷纷散开,一瞬间,便困住了周围所有的毒人。

二人落入地面。

“多谢。”徐长卿见沈牧并未出手灭掉这些毒人,松了一口气,对沈牧抱拳谢道。

“不必,这些毒人就交给你了。”沈牧一摆手,心道:“我如若把这些毒人杀了,恐怕又要被你诟病了。”

徐长卿拿出一个八卦镜,把这些毒人都收了起来,然后对沈牧忙道:“道友且慢,在下还有一事向问。”

“何事?”沈牧淡淡道。

徐长卿问道:“在下想问,渝州城内还有多少失踪人口,因为这件事情,事关毒人的严重性。”

“此事我也不知,你问我小弟便可。”沈牧看了一眼景天。

“小弟?”徐长卿一脸不解。

景天连忙对徐长卿笑着道:“小弟,就是我,他是我的老大,不过我帮你调查,有没有酬金啊?”

“贪财鬼!”唐雪见很不屑的瞥了景天一眼。

景天道:“喂,你哪里知道我苦衷啊,我还要赚钱还给老大……”

沈牧吩咐道:“好了,他让你查,你去查便是。”

景天面露苦涩,连忙道:“是,老大。”

徐长卿对沈牧抱拳道:“多谢道友,在下是蜀山仙剑派大弟子,此次下山是为了处理毒人,方才我观道友剑术高超,不知,道友在何派修行?”

“在下散修,并无派别。”沈牧面无表情的淡淡道,可心里却道:“还好,方才没有施展万剑诀,要不然又要被这家伙诟病偷师了,到时蜀山的人都来追杀他可就麻烦了。”

徐长卿不知沈牧是真的没有门派,还是什么,但是他也看不出沈牧方才使用出的剑气招式,是出自何门何派,也不便多问,便对沈牧一抱拳道:“如此,那在下还有事要办,就先行一步了,再会!”说着,便化为一道剑光,消失了。

“师傅在上,且受弟子一拜!”景天见到沈牧方才御剑而起,只是片刻,便收拾了一大批的毒人,而且蜀山大弟子徐长卿明显还比之逊上一筹,敬畏之情不言于表,“扑嗵!”一下,就给沈牧跪下了,想要拜师沈牧,让沈牧教他两招。

沈牧冷哼一声道:“哼,做好你的小弟便可,莫要多想。”

然后,感到背后一阵凉风吹过,恨得牙根就直痒痒,对景天命令道:“把你的衣袍脱下来。”

“啊,老大,您要干嘛……”景天脸色一惊,连忙倒退几步,心中忐忑无比。

唐雪见也投来异样的目光。

沈牧看到两人的投来的异样目光,心里那个汗啊,“……你说干嘛,方才你把老子背后的袍子都撕破了,老子不找你算账,已经算你走运了。”

此言一出,两人才反应过来,唐雪见连忙背过身去。

景天二话不说,连忙就把套在外面的长袍,脱了下来,递给沈牧道:“老大,给……”

沈牧把破掉的青袍扔给了景天,然后穿上景天递来的粗布灰袍,虽然有些小,不太合适,不过也只是先凑合着穿了。

三人穿过壁山前往唐家堡。

此时,东边的太阳已然缓缓升起,天色方亮,阳光洒将下来,把整个偌大的唐家堡也给照亮了。

唐家堡是当地威名远赫的武林望族,占地数百亩,堡内犹如皇宫一般奢华,以用毒药和暗器而闻名天下。

沈牧三人刚来到唐家堡的大门外,两个腰挎长刀,身着黑衣劲装的唐门弟子,便连忙上前对唐雪见,拱手道:“属下见过大小姐。”

唐雪见摆了摆小手道:“好了,这是我的两位朋友,要一起进去,你们两个可别拦着啊。”

“这……恐怕不妥吧。”这两名唐门弟子斜眼打量了一下沈牧和景天,看到两人虽然都样貌英俊,可身上穿的衣服,就好像是捡来的一样,眼中不由的便露出一丝轻蔑之色。

唐雪见摆起了大小姐脾气道:“什么妥不妥的,难道你们两个,非要让我去找爷爷,才行吗?”

这两名唐门弟子,听到此话,便不吭声了,连忙站到一边,就当没看到。

“哼!”唐雪见冷哼了一声,然后对身后的沈牧和景天道:“我们走。”

沈牧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摇了摇头,便随了上去。景天则是东张西望的上下打量,这还是他第一次进入唐家堡,唐家堡内的壮阔华丽,让他羡慕不已。

穿过前堂,绕过了一个荷花池,经过唐家议事厅,路过演武堂,三人来到正堂门口,一路上丫鬟仆人纷纷上前行礼,只是看向沈牧和景天时,眼中却带着轻视,以为两人是小姐刚收的仆人呢,不过也有些小丫鬟,犯花痴一样的望着二人。

进入正堂,这时,一个衣着华贵,头发胡须有些发白的老者,出现在三人眼前,老者正在低头品茶,脸色很是难看,眉头紧皱,好像有心事的样子。

“爷爷!”唐雪见一副撒娇的样子便扑了过去。

“哎呦,你这个丫头,昨晚一夜都跑去哪了?!可我担心死了。”唐雪见的爷爷唐坤,见到唐雪见回来了,本来紧皱的眉头,也顿时变得眉开眼笑起来,然后看了一眼沈牧和景天,问道:“这二位是?”

唐雪见道:“爷爷,他们两个是我请来的保镖。”

“哦?!”唐坤微微一愣。

“在下沈牧,见过唐家堡主!”沈牧上前一步,抱了抱拳。

“沈牧?”唐坤打量了一下沈牧,点点头道:“嗯,我观虽然衣着破旧,却难掩其才,日后定然非同凡响啊。”

沈牧暗道姜还是老的辣啊,然后对还在四处乱看的景天招了招手。

景天顿觉身上升起一阵寒意,知道老大升起了,也连忙收起心神,上前嬉皮笑脸的对老爷子抱拳道:“小的景天,见过唐家堡主,唐家堡主意气风发,神采风扬,老……”

“咳咳……”唐坤咳嗽了两声,摆了摆手道:“景天?这个名字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唐雪见道:“爷爷,他就是我们永安当铺的一个小伙计啊。”

“哦,原来你就是景天啊。”唐坤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点点头。

“啊,唐老爷子,您认识我?”景天没想到他这么一个小小的人物,唐坤竟然认得,心中不禁美滋滋的。

唐坤正要开口说些什么,这时,唐雪见却从怀中拿出一个白色小瓷瓶喜道:“对了,爷爷,这瓶丹药,是专门医治您消渴之病的。”

“啊,是吗?你从哪里得来的?”唐坤接过小瓷瓶,面有疑色的问道。

唐雪见嘟着小嘴,撒娇道:“爷爷,我就老实交代了吧,其实呢,这丹药就是这位沈牧,沈大侠给我的,他并不是我的保镖,而是一位身手不凡的剑侠,而且我们在回来时,遇到了一群毒人,全都是沈大侠和一位叫徐、徐什么的出手相救,制服了那些毒人,要不然雪见恐怕是再也见不到爷爷您了。”

“竟有此事?”唐坤脸色微变,然后连忙站起身,身子还有些颤巍巍,对沈牧施了一礼道:“多谢沈大侠救下雪见,大侠不但救了雪见的性命,还赠老夫丹药,您就是我唐家的救命恩人啊,老朽感激不尽,如若日后有需要我唐家效劳之事,大侠尽管开口便可。”

“举手之劳,不必如此。”沈牧上前扶了一把有些颤巍巍的唐坤,淡淡道。

唐坤坐下身来,然后对雪见脸色一板,佯怒道:“雪见哪,这次多亏是你遇到了沈大侠,才躲过危机,你昨晚偷偷溜出唐门,如此孩子气,叫爷爷放心哪……”

唐雪见撒娇道:“所以爷爷你要长命百岁啊,这样雪见就可以一辈子,当长不大的孩子了。”

“你……咳咳……”唐坤一气,便又咳嗽起来。

“爷爷你怎么了。”唐雪见连忙为其捶背,“爷爷,是不是雪见说错了?”

唐坤摆了摆,已是无碍,微皱眉头,语重心长道:“雪见啊,唐家堡的将来,只能靠你一个人支撑下去,实在是太辛苦你了……”

“不会的。”雪见连忙摇头道。

“没有一个可以让雪见依靠的人,让爷爷怎么放心哪。”说着,望了一眼沈牧,然后又道:“爷爷看沈大侠衣着朴素,相貌堂堂,而且听你所说,可以一人之力,降服一群毒人,想来武艺定然超凡,不如……”

唐雪见小脸一喜,正要开口什么。

沈牧连忙道:“唐门主,在下一心修道,并无他念。”

此言一出,气氛顿时僵持住了,唐坤张着嘴也合不住了,空气好像凝结了一般。

唐雪见脸上露出失望之色,昨夜她已经被沈牧拒绝过一次,现在又在爷爷面前被拒绝了,却是再也忍不住眼眶中的泪水,转身跑出正堂,便朝她所居的厢房跑去。

“雪见……雪见……咳咳……哎……这丫头”唐坤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对沈牧道:“沈大侠,雪见这丫头就是这样,让你见笑了……”

沈牧摆摆手道:“无妨,只是在下心直口快,并无多想,还望唐门主勿要见怪。”

“沈大侠说笑了,大侠不但救了雪见的性命,还赠老夫丹药,你就是我唐家的救命恩人啊,老夫怎敢向怪,只是此丹药太过贵重,老朽无功不受禄,怎敢……”

沈牧摆了摆手,然后看了一眼,唐坤手中握着的白色瓷瓶道:“唐门主,不必如此,此丹对在下而言,不过尔尔,唐门主,自可服用便是。”

“是啊,我老大的丹药,保准百试百灵啊。”景天上前插口道。

“好好好,那老朽就多谢了。”唐坤不禁觉得沈牧更加高深莫测了,觉得如若有沈牧如此强援,如果能够成为他唐家的女婿,定能让他唐家在武林之中声望大增。

于是,便请沈牧和景天留在府中,让下人好生招待伺候,为二人洗浴更衣。

沈牧也没有过多推辞,景天自然更是乐的合不拢嘴,可是二人的出现,却是招来了唐门弟子的嫉妒和憎恨……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版更新最快址:m.

心血管病研究所怎么样
周口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新疆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
陕西哪所白癜风医院好
秦皇岛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