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無證醫坐診社區診所負責方否認出租科室

发布时间:2019-10-12 15:36:56

  两年前,略懂中医的王女士来到合肥,靠中医知识挣点小钱前不久,她在社区医院找到一份新工作然而,當很多病人一見面就莫名其妙地把她當 神醫 時,王女士意識到事情有點不對頭近日调查后发现,事情显然不对头,因为这个中医科总共两个人,一个 领导 不是医生,惟一的 医生 又没有证

  读者投诉:医院来了 无证神医

  日前,一位合肥读者向投诉,一些乡下病人被忽悠到一家社区医院,而给他们看病的中医 神医 连医师资格证都没有

  事情果真如此吗来到这位读者所说的社区医院 合肥锦绣天都社区卫生服务站进行调查

  一走进大门,就看到一名男医生在门口诊病,远处还有一名中年女子在看处方笺

  问: 能不能看中医

  男医生警觉地回答: 这里没有中医,也没有中医科室

  报料的读者偷偷告诉,看处方笺的中年女子姓王,就是卫生服务站的中医 还有一个男的在负责中医科室,姓朱

  在随后的探访中,一些知情人士回忆,中医科的医生都被称为 治疗疑难杂症的专家 ,病人几乎都是从乡下来的

  昨日下午,以一位患者家属的名义拨通了负责中医科室的朱姓男子的,在聊熟之后,问他: 这几天中医科室怎么没开王医生也不在,该找哪个医生看病呢

  朱姓男子立刻回答,最近王医生在休假,但中医科室是一直在开的,如果你急着看医生,我来给王医生打

  医生自述:喜欢中医但没有拿证

  几经辗转,找到了王女士,这个被病人视作 神医 的人,正推着一辆锈迹斑斑的自行车,费力地沿着莲花路朝南走着

  王女士起初不愿多谈中医科的事,但只要一提起,她就不由自主地愁容满面在中医科坐诊的日子,发生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提心吊胆的她最终决定向敞开心扉

  两年前,王女士来到合肥,因为懂得一些中医医术,也能挣点钱今年5月,她来到锦绣天都社区卫生服务站 我在锦绣天都社区卫生服务站当中医医生,那个姓朱的男子是我的上司,他管服务站的中医科室 王女士说,她虽然喜欢中医,但还没有考到执业资格证,而朱姓男子在医疗界混了七八年,从来没有拿过什么执业资格证 他对中医啥都不懂,但我诊断的时候,他一直强调说,我只管开药方,他拿着药方向病人解释

  内幕曝光:医托利益链浮出水面

  5月15日一大早,王女士在服务站内坐诊,朱姓男子突然从外面带来四五个风尘仆仆的人 其中一个人见了我,就激动地抓住我的手说 王医生,我听朱医生说你治好了和我妈患一样病的人 王女士说道: 当时我觉得莫名其妙

  事后,王女士才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一个医托利益链条朱姓男子忽悠一些病人让王女士治疗,中医科开完药得到钱之后,朱姓男子会按照比例支付给王女士薪水得到的诊疗费越多,中医科获利就越大

  很快,更离奇的事也发生了 我给病人开了很多药,可是抓药的小伙抓好后,只有一小包,他们居然克扣病人的药 王女士说,更令她害怕的是,中医科室内好多药都不齐备,一些中药药方上的药材因为缺药不断被划掉 我在一张药方写明要川乌,结果中药房里没有,我只能换成有毒性的附子我虽然注明附子要先煎才能服用可是药方是由领导(朱姓男子)给病人解释的,如果他没有跟病人说明,那后果可不得了附子中毒就会像有机磷中毒一样

  5月19日,王女士得到了400元的提成 按理说,中医科这几天诊断了4个病人,收获了1500元诊疗费按照提成比例,领导(朱姓男子)应该给我450元 王女士说,她早就决定退出这个来路不明的中医科室

  律师说法 两人涉嫌非法行医

  昨日下午,再次来到锦绣天都社区卫生服务站,以家属身份找到了负责人孙主任孙主任说,朱医生和王医生都是该站职工,王医生有事请假了,朱医生出差在外地

  随后,亮明身份,询问两人是否在该站拿工资,并希望查看职工工资花名册孙主任马上改口称,朱、王二人是5 月中旬才来到卫生服务站的,朱姓男子不是医生,是她找来管理中医科室的王女士虽然自称是医生,但她只看到几张复印件,没有看到医师资格证原件

  孙主任拒不承认与朱姓男子签订科室承包协议,称朱姓男子只是被授权管理中医科室,王女士是给朱姓男子打工,两人可能是 一伙的

  律师汪家宽认为,未取得或者以非法手段取得医师资格从事医疗活动的,属于 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人非法行医 ,朱姓男子、王姓女子二人如果没有取得执业资格,就可以认定为非法行医

  律师李震表示,医疗结构将房屋或科室出租给非医疗机构人员或其他机构;医疗机构通过出租房屋、科室收取租金或变相收取租金;承包科室经营主体是非本医疗机构人员或其他机构;承包方以出租方医疗机构的名义开展诊疗活动都是违法行为(新安晚报)

冠状动脉斑块能吃通心络吗
慢性心律失常危害
脑血栓是否能有效治疗
治疗慢性心律失常的药物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