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送葬诗歌第二百零九章崩塌

发布时间:2020-01-20 04:56:38

送葬诗歌 第二百零九章 崩塌

以卡特里斯学院为中心,周边数十公里范围内的丘陵地带中,静静地矗立着一座又一座的废弃村落。

自从这些土地被学院买下之后,就沦为无人使用地带的村落逐渐在岁月的缓慢侵蚀之下化为废墟。可是如今在一座废村附近的缓坡之上,此刻正整齐有序地驻扎着一个大约二十人的团体。

每个人的目光都勇猛而坚定,周身笼罩着异于常人的气息,身份看起来介于军人和警备官之间。在无序散落的各种建材碎片和利用简单材料临时构筑出来的工事包围中,这些人正利用着身边的工事抵抗着敌人。

“混账!”

一个身穿警备队黑色制服的男人粗暴的挥动手中的警用短刀,在飞扑过来的狼型魔物身上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他的身边响彻着此起彼伏的枪声,他的同僚正在与其他的敌人交战中,不时还会传来猛烈的的爆炸声。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魔物!”蹲在他身边的灰衣士兵在用机工铳瞄准飞靠近的大蝙蝠,同时诧异的喊道,“周围不是已经事先设置好驱逐魔物的警戒圈了么?而且这附近本来就不会有这么多的魔物啊!”

他的大腿上留下了几道血淋淋的抓痕,正是被黑衣男人刚才用短刀杀长风死的魔物留下的。当他躲在掩体之后试图射击远处出现的人影时,那头魔物就突兀的从他视野的死角冲了出来。还在他腿上留下了深刻的伤痕。

“鬼知道!”

身穿黑色制服的男人愤怒的吼了一声,同时用手中的机工铳朝天上的蝙蝠射了一,但是却被它轻松的躲开了。很明显。这些盘旋在半空的蝙蝠是对方的耳目,它们为魔物们的指挥官提供着守卫者一方的信息。

这些袭击他与他同僚们的魔物非常狡猾,不对正确来説是它们的指挥官非常狡猾,他不知用了什么办法控制着这些魔物,让它们不断从黑暗的林地里冲向这块由警备队与驻军共通防守的阵地。

更加难以置信的是对手的武器种类异常丰富,不仅仅是活动在黑暗中的各种魔物,他们还拥有火力强大的重型机工铳。更糟糕的是。在远方的密林中明显还潜伏着几个法术士,他们时不时会投出几个法术,将守卫一方的工事摧毁。

“情况很糟糕啊……”躲在不远处树丛里的柯特看着被袭击者们压制住的守卫。稍有些担忧地説了一句,“看他们的制服,大一部分是警备队的战斗员,剩下的几个人大概是驻军那边派来协助防守的吧。”

他和莉琪听到声音后赶来时。此处的态势已经是这副模样了。负责守卫这条防线的守卫者们正焦头烂额的应付着数倍有之的敌人。

恐怖活动是少数派所展开的强硬行动之一,这也就意味着们不会从正面动攻势。毕竟从数量上来説还是正规军要占上风,如果如果选择正面攻击,那迟早会在更大的总量前被压制。

因此对于身为少数派的来説,最为行之有效的手段还是要数游击战了。采用重视一击脱离的战法集中战力一举歼灭目标后脱离并重复此步骤,最终让必须保护更多东西的正规军丧失战斗力。

对此,对抗的警备官和士兵必须拥有足够的机动力。如果要长期抗战,还必须完全忽略从正面战斗所需的装备和其应对战术。同时以短期追击战、包围战。或者是扫荡作战所需的装备和战术作为核心。

可是……现在的情况似乎反过来了,本应该是少数团体的却在数量上压制警备队与驻军的组合。

在卡特里斯周边四处频的事件。是由数十小团体在一起开始的,而且他们显然有着紧密的组织。虽然每一场战斗的消耗都可以控制在很小的范围内,但为此而对应的警备队和驻军却时刻在战斗之中。

一小撮进行过袭击之后逃走,接着在守卫者试图追击的时候,又会出现动攻击的敌人。这当然不会被认为是另一个组织所为,可是他们在现场使用的装备和战术又与前一批截然不同,因此围剿效率也极为低下。

结果,警备队与军队的力量就会持续不断受到消耗,因为短期性的战术装备在持续拖延下战力会下降。这已经形成了事实上的以一敌多,这即便是后勤和物资占优的国家方面,也会形成无法行动的局面。

“简直就像是在狂欢一样。”

莉琪diǎndiǎn头,并且站在树梢眺望着缓坡上生的战斗:“出现在此处的魔物都没有受到法术直接影响的迹象,但是很明显,它们都受过专业人士的训练,知道该攻击谁不该攻击谁,而且还会相互进行配合。”

这些袭击者存在着一个缜密的络,而且每个部分都进行着互相协同的体制又或者説,有在这些组织之上,俯视着全局并下达指示的幕后黑手存在,而且这个幕后黑手对局势掌握得相当清楚。

这种事情当然不可能是偶然生的,不过想要训练魔物并且加以操纵,这并不是容易做到的行为。魔物大部分比一般的野兽更加聪明,但具备一定智能的同时,也意外着它们更加清楚如何趋利避害。

莉琪很感兴趣幕后黑手随心所欲控制这些魔物的手段,只不过在她饶有兴趣观察着事态展的同时,现状正朝着越来越不利的方向展。魔物们的包围圈逐渐缩小,而警备官与士兵们则快要筋疲力尽。

“真是该死……已经被包围了,根本没有办法取得增援。”一个警备官喘着粗气,在之前的战斗中他已经伤痕累累,“状况不明朗也就算了,甚至敌人的动机也不明,我们简直是在被牵着鼻子走。”

他们的行为只是在接受命令之后做出行动,因此他们并不清楚在这场混乱中,有谁会得到利益。不过是执行命令的下级蚂蚁,如果他们没有求知的,那么距离所谓的“真相”可能真有万里之遥。

就算今晚要战死于这片废村的防线上,他们可能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和谁,为了什么而战斗而付出了自己的姓名。

于是在这无所适从的情况下,士兵们也只能不断扣动着扳机、挥动武器去迎击几乎无穷无尽的魔物们。他们就好像在看不见出口的黑暗迷宫中徘徊,会因此感到疲惫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聆听着同伴的低语,士兵们拥抱着无处泄的愤怒朝敌人撒去。就在他们不断射出机工铳弹药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了一声沉闷的巨响并非爆破出的轰鸣,简直就好像生直下型地震一般。

地面一阵阵的晃动,缓坡就像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整个提起,接着大手便想随手一抛般,放任其直接坠落。

“搞什么啊……原来如此,説是调虎离山,但是这规模未免太大了一diǎn,简直快摆出要歼灭这些守卫的阵势了。”

最先回过神的是莉琪,她完全无视了缓坡上的局势,在生下一场震动之前从树梢上跳到了柯特的身边:“本来以为群青派阀都是下聪明人,看来还是有个喜欢在地底下做傻事的白痴存在呢。”

莉琪厌恶的看了一眼缓坡上的黑影,那是她曾经造访过的威金亚斯修道院,本来应该处于警备队、学院以及驻军的三方保护之中。只不过今天晚上大概要成为它存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晚了。

就在莉琪出叹息的下一个瞬间。

沉重的轰鸣响起地面不断出低沉的悲鸣,紧接着就像浮冰一样整个慢吞吞的浮起,位于其上的威金亚斯修道院开始崩塌。只见那被信徒遗弃许久的巨大建筑物大幅倾斜,逐渐分崩离析。

高大建筑物的崩塌非常快,钟楼、僧院和其他部分塔楼不过眨眼间就开始垮塌,就连围墙也没有得到丝毫的幸免。

注意到这突然巨响的守卫们都露出了慌张的神情今夜本就已不太平的此处正不断生着恐怖活动和事故,因此守卫们始终处在高度紧张之中,不过就算是他们,恐怕也不会预想到如此大规模的崩塌吧。

一个士兵慌忙躲开地上的缝隙,然后大吼道:“这到底生了什么事情!所有人小心!躲开坠落物和地上的裂痕!”

震动还保持在可以容忍的范围内,还没有到达地震的程度,仅仅是修道院以及周围部分正逐渐崩塌着。按这个倒塌的规模推算,现在威金亚斯修道院的地下可能变成了一片空洞,因此才无法承担上方的重量。

“看那边。”

莉琪喃喃低语,并且指向修道院説道。

以最高diǎn的塔楼为中心,四周不断出现大大小小的裂缝数十、成百、上千……只见崩塌的黑色线纹遍布在地面和建筑物之上。不断有东西坠落夹带着大量粉尘的烟雾里,轰鸣声伴随着灰尘四处飞溅。

轰隆隆

崩塌毫无停止的迹象,等所有人回过神来时,破坏已经到达无法挽回的状态了而在废墟之中,一个巨大的石像正缓缓的抬起它的脑袋。未完待续……

...

台前县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义乌市中心医院
大同治疗癫痫病最新方法
玉林癫痫病治疗费用
泰州什么医院治男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