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重生之都市大魔神 第一百二十四章 坑爹的考题

发布时间:2019-09-26 03:17:42

重生之都市大魔神 第一百二十四章 坑爹的考题

马艳艳从自欺欺人的痴呆中回过神来,无奈地接受了眼前的易文是主考官的现实。

她木然地移动脚步来到考生座位上坐下,也许是神不守舍的缘故,竟然没有坐实,只听“哗啦”一声响,接着是女人的惊叫声响起,她整个连人带椅子一屁股摔在地上。

“出什么事了?”外面的联络员再一次急匆匆地冲进来,一看是马艳艳滚到在地上,狼狈不堪,比之刚才那个男生更糟糕啊。

“扶她起来下!”易文朝联络员吩咐。

“是好的。”联络员只好上前将马艳艳扶起来,并帮着把椅子也扶起来,面无表情的声音问:“你没事吗?”

“我,我,我没事,对、对不起!”马艳艳忙不迭地道歉。

“没事就好,别紧张,坐下吧。”联络员貌似关心地安慰了一句。

“谢谢,谢谢!”马艳艳连声说着谢谢,走向座位时,也许是不留神,也许是慌不择路,只听“砰”的一声,她的脚膝盖碰到桌子的边角,痛得她再次发出惊叫声,抱住膝盖蹲了下去。

“你没事吧?”联络员上前询问。

“疼,疼。”马艳艳最怕疼的人,被桌子坚硬的边角碰到膝盖,那是真的疼,如果这里不是考场,她肯定哭出来了。

李莎失望摇头,朝易文道:“易组长,这人比刚才那个更糟糕,我看接下来的面试也没有必要了,这种人不是我们需要的人。”

易文点头,遗憾地叹了口气,朝联络员道:“带她出去吧。”

“是。”联络员俯下身拉起马艳艳的胳膊,冷冰冰地道:“走吧。”

马艳艳这时才清醒过来,她可不能走,走了就彻底没戏了,第二次进入云海集团的机会就此丧失。

“不,不,我不能走。”她也顾不上腿上的痛,站起来大声恳求道:“考官,请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好好面试。对不起考官,请给我一次机会。”

她朝着易文和李莎的方向不停的鞠躬,这个时候,她哪还顾得上易文是不是仇人,哪怕是仇人,她也得低头屈服,恳求他给自己一次机会。

如果错失了这次机会,那么,她回到楚兆然身边的机会就破灭了,至于以后还会不会有机会,天知道。

在她的恳求下,李莎好像心软了,对易文道:“易组长,要不咱们给她一次机会吧。”

易文什么也没说,李莎就当他默认了,于是朝马艳艳道:“请坐吧。”

“谢谢,谢谢考官。”马艳艳是含着泪朝易文说出这几个字的,向自己的敌人鞠躬感谢,这也成为了她日后认为的一种屈辱,但是这一刻,她不得不承受这样的屈辱。

马艳艳这一次稳住情绪,小心翼翼地坐在凳子上。

联络员看没她什么事了,便退了出去。

易文清了清嗓音,冷漠的目光盯着马艳艳,盯得马艳艳浑身不自在不说,心里莫名其妙地紧张起来,起初她控制得很好的,原本已经冷静的心态彻底崩溃,易文身为主考官的事,让她之前所做的一切准备和努力付诸东流。

现在坐在这里的她和一个菜鸟并没有什么区别,心里充斥着惶恐,紧张,不安,甚至是恐惧,对这次面试失败的恐惧。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易文给她造成的。

她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心里还在纠结易文为什么成为主考官的原因,以至于易文念出了面试题目,她都还没完全反应过来,整个人处于一种浑噩的状态,和刚才的雷俊一般无二。

“考生请听题,如果你是我公司业务员,谈成一笔金额为63.2497万元的业务,并按当时的市场价签订了合同,但是市场突然变化,产品的原材料由原来的每千克斤50元,提高了12.3759%……。”

“请问,这笔业务我公司最终亏损多少?而你又有什么样的方法将这笔亏损降低到10%以下?请回答。”

易文问完考题,他和李莎都盯着马艳艳,这个笔试成绩第一的高材生,等待她的回答

重生之都市大魔神  第一百二十四章 坑爹的考题

刻的马艳艳好像才如梦初醒般反应过来:“啊,什、什么?”

易文嘴角扯出一丝冷笑,而李莎脑门则冒出一条黑线,脸上不满的情绪越来越浓,这样的考生,笔试成绩再高,也是垃圾。

“对不起考官,请问可以再重复一次考题吗?”马艳艳放低姿态,再次朝易文请求道。

李莎不满了:“这位同学,如果你是在和客户谈业务,因为自己的不认真仔细,要求客户给你重复一遍他说的话,你认为客户会怎么想?”

“这……,我……。”马艳艳脸上冒出汗水,一时间手足无措,整个人处于慌乱的状态,纵使她在心里一个劲地说冷静冷静,但在易文的逼视之下,她怎么也冷静不下来。

“你不仔细听客户说的是什么,客户就会认为你对他不够重视,那么你们的生意也就没必要谈了。”李莎继续说着,语气已经变冷。

“是是,考官,我知道错了,对不起,我下次再也不会了,我一定仔细听。”马艳艳只能一个劲地低声下气地道歉,就差没声泪俱下了。

易文这次倒是表现得很慷慨大度,真的将问题重新念了一遍。

这一次,马艳艳不敢不仔细听了,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但听完后,她的脑袋陷入一片混沌中,愣在那里额头自冒汗。

小数点多达四位数,连百分比的小数点都是四位,这有多么的坑爹,这是故意的吧。

易文看着只顾冒汗的马艳艳,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道:“请在五分钟内,给出你的回答。”

马艳艳吓了一跳,五分钟,五分钟怎么可能回答得出来。这两个问题,既有数据复杂的计算题又有思考题。

如果她是在最佳的状态下,也许能够想出答案,但现在明显她的状态是最糟糕的时候。

脑子一片混乱,紧张、焦急和惶恐的情绪一股脑涌入脑海,几乎让她的脑袋爆炸开来。

怎么办,怎么办?

马艳艳脸颊上的汗水,已经滚滚而落。

柳州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柳州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柳州治疗宫颈炎方法
柳州治疗宫颈炎费用
柳州治疗宫颈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