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美商务部对中兴通讯出口禁令暂时部分解禁中

发布时间:2019-12-04 10:18:20

美商务部对中兴通讯出口禁令暂时部分解禁 中兴新掌门人李自学表示尽快恢复生产

据中央电视台报道,7月2日,美国商务部发布公告,暂时、部分解除对中兴通讯公司的出口禁售令。公告称:从公告发布之日起至8月1日,在有限条件下解除对中兴通讯公司的出口禁令

。美国商务部公共事务总监丽贝卡·格洛弗在接受CGTN问询时表示,对中兴通讯的7年禁售令并未正式取消。

这份公告的授权对象是已经与中兴通讯开展业务的公司,期限是一个月。这些公司销售给中兴通讯的产品必须用于以下方面。第一是支持现有络和设备的持续运行,其次是支持现有的,第三是用于络安全研究和漏洞披露,另外还有一个条件是交易资金必须在美国商务部授权的机构间转移。

目前还不清楚,对中兴的7年禁售令,随后会不会完全解除。2018年4月15日,美国商务部下令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出口电讯零部件等产品,期限为7年。5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将要给中兴通讯“一条迅速恢复业务的途径”,并已指示商务部“完成此事”。隔天,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表示,将尽快找出其它替代方案。一些美国国会议员曾经反对对中兴解禁,并试图在国会通过相关法案阻止美国政府解除对中兴禁令。

中兴新掌门人李自学表示:尽快恢复生产

6月29日,中兴通讯(、)新任董事长李自学在公司举行的股东大会上表示,“拒绝令还没有解除,后面我们的任务还是提振整个公司的信心,包括公司的员工(信心),在拒绝令解除之后,尽快恢复生产,在这之后再做一些工作。”

根据资料,李自学出生于1964年,现年54岁。1987年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电子元件与材料专业,获得工学学士学位。同年,他加入西安微电子技术研究所后,1987年至2010年历任技术员、副主任、混合集成电路事业部副部长、部长。

2010年至2014年,李自学历任西安微电子技术研究所副所长、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监事长;2014年至2015年任西安微电子技术研究所党委书记兼纪委书记、监事长、副所长;2015年至今任西安微电子技术研究所党委书记兼副所长。

李自学近30年的微电子、集成电路技术研发方向,或许也正是长于通信设备,而在集成电路、芯片技术方面存在短板的中兴通讯未来所着重补齐的方向。

从工作经历看,现龄54岁的李自学与中兴这几年推行的“少壮派”管理风格显得有些不搭调,但从其所在的西安微电子技术研究所与中兴通讯的渊源来看,他也许是最合适的人选。

“很多人并不知道,在2004年之前,就是微电子的所长担任中兴董事长,侯为贵是当时的总经理。”一位与李自学有过接触的中兴离职高管对第一财经表示,西安微电子技术研究所是中兴通讯的股东之一,相当于娘家人,而目前来看没有更适合的人选了。

在中兴通讯申请IPO时,筹委会主任张太峰就是当时的西安微电子技术研究所所长,也是中兴的第一任董事长。一位已经离职的中兴高管对第一财经表示,此前中兴通讯的党委书记田东方也是来自西安微电子技术研究所。

从股权关系来看,西安微电子技术研究所是中兴通讯控股股东中兴新的股东之一,与之关系颇深。

西安微电子技术研究所(771所)官显示,该研究所又名骊山微电子公司,隶属于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九研究院,始建于1965年10月,主要从事计算机、半导体集成电路、混合集成三大专业的研制开发、批产配套、检测经营,是国家唯一集计算机、半导体集成电路和混合集成科研生产为一体的大型专业研究所。其前身为“156工程处”,由时任国家领导亲自批示成立,在国防、集成电路和计算机发展上,立下汗马功劳。中兴通讯创始人侯为贵也出身于该研究所。

上世纪80年代初,搞副业创收成为科研单位中一种通用做法。身为单位技术科长的侯为贵,以“引进技术”的名义率队南下寻找机会,也就有了后来的中兴。

因此有声音认为,李自学出任中兴通讯新任董事长其实是代表大股东来掌舵。

此前,为了顺利完成董事会换届,中兴大股东中兴新通讯提交了关于修改《公司章程》及《董事会议事规则》有关条款、选举非独立董事、选举独立非执行董事的三项临时提案。其中,关于《公司章程》拟删掉“董事长必须从担任公司董事或高级管理人员三年以上的人士中产生”,另将两条款变更为独立非执行董事要求细化。

有中兴内部人士对表示,删除了上述条款,表明董事长或空降,也扩大了可以选择的范围。

可以看到,在新任董事会中,成员均来自中兴新的多个股东阵营。李步青在中兴新的股东深圳航天广宇工业有限公司任董事;顾军营在中兴新的间接股东中国航天电子技术研究院任院长助理;诸为民在中兴新的股东深圳市中兴维先通设备有限公司任董事;方榕在中兴新的参股公司中兴发展有限公司任董事、常务副总裁。

独立董事候选人中,蔡曼莉曾在证监会从事上市公司监管工作;YuMIng Bao(鲍毓明)现任杰瑞股份()及其附属公司杰瑞集团的副总裁兼首席法务官;吴君栋现任中国航天万源()、飞达控股()的独立董事一职。

而在更早的时候,像曾学忠、徐慧俊这样的中坚力量也陆续离开或者“辞职”。

殷一民似乎还是希望在股东大会上尽可能地挽回外界对中兴的信心,他不断地强调T0重组方案,不断地强调中兴在5G上的领先优势。

“T0工作组一个月前就做了具体的恢复计划,不会因为管理层的变化而对公司造成变化。我们的核心研发能力仍然存在。”他表示,签订以来,到现在已经有20多天,公司第一时间成立了专门的工作小组,来执行和解协议,当时就知道,公司的董事会和管理层都会发生剧烈的变化,这个执行小组一开始就定要求,不对个人负责,只对组织负责。老的董事会在的时候对老董事会负责,新的董事会在的时候对新的董事会负责。我们为了达到解决拒绝令的目标,目前只剩下最后的环节,我也相信,公司尽到了自己的和义务。

对于具体有何措施,李自学并没有做更多的阐述。在股东大会现场,他更多的时间是在倾听现场股东的发言,面部没有太多的表情,言语中提到最多的词汇是“信心”和“合规”。

通信专家项立刚对第一财经表示,李自学临危受命体现的更多是大股东的意志,在具体的工作上很难说会有什么特别“大刀阔斧”的改革,而在管理机制上,稳定也许是目前管理团队最希望达到的效果。

“但对于中兴来说,此时面临的市场环境以及公司内部的问题,需要的是一个市场化出身的人,对内激发活力,以及对外重新在市场上形成新的凝聚力。”项立刚对表示,但这样的人并不好找,如果管理机制没有办法做新的突破的话,对于中兴来说,可能是比交数亿元罚款的代价来得更为严重。

事实上,项立刚更为担心的是,经历了重挫的中兴如何在竞争激烈的通信市场上获得新的认可,重回“稳定”的老路,对于中兴来说,未来的发展一定不会乐观。

宝宝不消化吃什么食物薏芽健脾凝胶治疗便秘吗宝宝脸色发黄怎么回事

杭州市妇产科医院怎么样
凉城县人民医院
长沙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南宁治疗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乌鲁木齐治疗宫颈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