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求仙则仙 第二百九十三章 商氏族

发布时间:2019-12-05 05:46:33

求仙则仙 第二百九十三章 商氏族

商六甲沉默地思考。

唐承念抱着膝盖等。

等啊等。

等啊等。

等……“想好了没?”唐承念终于还是失去耐心,再一次催促起来。

商六甲乖顺地摇摇头。

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从哪里讲起了!

真要说起来,他有好多事情都想要说,哪里知道应该从什么地方讲起?

唐承念真是没耐烦再等下去了,看商六甲的样子,他真能纠结到天黑。

她就不明白了,他平素可不是这样磨磨唧唧的人。

“要不这样,我来问,你来答,怎么样?”

唐承念左思右想,也只能找出这么样一个主意,来暂且顶替着了。

一边腹诽,莫非商六甲是知道快要回家了,太开心,以至于脑子都懒得转了?

一边心酸不已。至于心酸什么,唐承念不愿意去想。

商六甲一听,立刻点头。

他倒是和唐承念想的不一样,唐承念觉得这是不算办法的办法,他却觉得这个办法很不错。

至少,他可以知道唐承念到底对什么事情更加感兴趣了。

“你刚才提到你爹娘……我还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样子的呢。”

唐承念的话还没有说完,商六甲立刻打断了她:“他们都是很好相处的人,你放心!”

好不好相处又不是你说了算。

何况,若是我见着他们,便是客人,稍稍懂点礼貌的人,都不会难相处吧?

怎么商六甲非得要说得如此古怪啊……

唐承念撇撇嘴,忍不住顶嘴,便说道:“好不好相处,将来我总会知道的,不过,我还不一定见得到他们呢。”

“你怎么会见不到?”商六甲急了。

“他们在海外呀。”唐承念说得理所当然,虽然她知道真相和她嘴上说的并不是一回事,“我又不会出海,难道要让他们来云泽大陆看我吗?”

“那又有何不可?”商六甲的顶嘴癖不输唐承念。

唐承念嗤笑一声,摇摇头。

幼稚。

只是商六甲正处于敏|感时期,一听见嗤笑声便忍不住道:“我说的是真的。”

“是呀,是呀,我相信你。”唐承念说话的语气显现她压根儿没有将商六甲的话放在心上。

商六甲没辙了,总不能强逼|迫唐承念“信”他吧?

若是能逼|迫,那就不能称为真正的“相信”了,这一点,商六甲还是明白的。

然而他忍不住,暗暗嘀咕,“以后你就知道了。”

唐承念纯当自己是聋子,没听见。

“他们是怎样的人呢?”唐承念问。

“我已经告诉过你,他们是很好相处的人!”商六甲觉得唐承念是在说车轱辘的话。

唐承念无奈地看了他一眼,道:“‘很好相处’是个评价,但并不能算是一种形容。”

“是吗?”

“是啊。”唐承念越来越相信商六甲的智商变低了。

商六甲想了想,道:“我爹有些随性,在我家,比较严厉的是娘亲,不过她很亲和,只有对喜欢的人,才会关心。”

意思是只对她喜欢的人凶。

唐承念自动过滤,做出判断。

……嗯?她为什么要判断商六甲的爹娘是怎样的人?她的确没打算和他们见面呀!

这样一想

,唐承念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赶紧问起了新的话题。

“你今天见过我,就要回去了吗?”

问完之后又觉得这句话有些古怪。

怎么说得像是他专门就为了来见她一样?

唐承念立刻改口:“我的意思是……你是不是很快要回家了?”

商六甲看来并且意识到她的一时失言,笑道:“是啊,见过你之后,我就要回家去了。”

他的眸子里有着灿烂的,渴|求的,期盼的光芒。

看起来,商六甲是真的很想要回家。

对,谁能不希望回家?

人之常情嘛!

他会露出那种期待的表情,应该也不是为了撇开她……只是因为期待回家而已。唐承念酸酸地想,又忙不迭地继续发问,生怕自己露出一丝一毫的端倪,让商六甲误会——对,就是误会,她只是伤心于失去一个朋友,却并不希望商六甲会多想。

“你是不是说过,云泽大陆上空,是蓝色星辰?”

唐承念问完,忽然有些愣怔。

这还是多久之前的问答呀……她怎么会忽然想起来这些。

然而,商六甲却露出欣悦的神情来。

“你还记得我告诉你的话?”

“我只是觉得很有趣,就记住了,何况我是修真者,过目不忘又不是什么难事。”唐承念给自己找了一些理由,而且尝试着说了出来。可惜她并未成功说服商六甲,而且,好像起了反效果。当她解释完毕之后,商六甲的眼神看起来简直更加激动了,唐承念实在不明白,这一切有什么值得他激动的!?

那又不有趣!又没意思!

唐承念找了一大堆理由,但是事实证明,她是越描越黑。

“你只要说是不是就行了。”唐承念最后,恶狠狠地做出了结语。

商六甲不以为意,只是笑,轻笑浅笑最后傻笑。

“是,云泽大陆的天上,有一颗蓝色星辰。”

“那么你的……是红色星辰?”唐承念又问道。

“这个你也记得?”

“商六甲!”唐承念恼羞成怒。

“好好好……”商六甲立刻赔笑,一点儿也不觉得做小伏低有什么丢脸的。他看起来反而像是以此为乐一样,引以为乐趣不止,不断地尝试着激怒唐承念,又不断地尝试着安抚唐承念。唐承念意识到不对劲,终于成功抽身,并未继续与商六甲纠结下去。

虽然她还是相当纠结。

商六甲可惜地叹了一声,道:“是红色星辰,你能记得我曾经告诉过你的话,挺好的。”

时时刻刻都不忘记夹带私|货。

唐承念暗恨,总觉得自己好像被商六甲吃得死死的。

不应该呀!

这家伙明明只是个小屁孩,虽然装着一个青年人,但他那里头住的灵魂是几岁,唐承念可太清楚了!人小鬼大!或者——又是一个和她一般,住着沧桑灵魂的人?

唐承念暗叹一声,不由得想到,自己好像又被商六甲扯远了。

她问东问西,其实只是想要问问,商六甲的大陆,到底是哪里。

也许她可以去。

“每一座大陆的天空的星辰的颜色……是不是独一无二的?”唐承念继续套话。

商六甲却忽然笑了起来。

是相当欣慰的笑。

唐承念再一次有了瘆得慌的感觉,浑身发麻。

商六甲就像是一只有毒的蜘蛛,一点一点将毒液注入了她的身|体|里

可是,她挣脱不掉。

这人,太狡诈了。

“你为什么不直接问我,我在哪一座大陆?为什么非要拐弯抹角呢?”

商六甲温柔地笑了起来,这是唐承念很少见到的。

以前的商六甲,不要说温柔,连温和也没有,不过,他一直担当着青年英雄的风姿,一次又一次将唐承念从困境之中拯救出来。他一次又一次救了她的性命,但看起来总是冷冷淡淡的,虽然他一直试着平等地和她说话,然而,他却很少露出温柔的笑容。

他保护她,就像保护一只小动物。

唐承念不愿意那样说,但是,她真的——不喜欢。

很不喜欢。

“商六甲,你在哪一座大陆?”唐承念从善如流。

“你还真是滴水不漏……”商六甲泄气地说道。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唐承念暗暗地猜想着,只是,假如商六甲这颗水晶少男心是容易猜透的话,唐承念也不至于会如此辛苦了。

“我们商家,在炎纹大陆。”等不到唐承念的进一步询问,商六甲干脆自问自答。

“商家是一个氏族,在海外,有许多氏族,就像是云泽大陆的血脉家族一样?”

“血脉家族?”

唐承念一怔,下意识地看了商六甲一眼,认真地上下打量。

她的脸急速地变得苍白,眸子里有着极力掩饰的同情。

商六甲醒过神来,想起了血脉家族在云泽大陆中的形象与意义,不由得苦笑,也很生气。

“你想到哪里去了!”

“血脉家族……”

“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你想岔了!我们家族的地位在海外,与血脉家族在这里相当……”

“不是一个意思吗?”唐承念懵懵懂懂地问,然后在商六甲恶狠狠地瞪视中缩了缩脖子。

“我爹名叫商壬甫,我娘名叫薛桑玦!”

“啊?”

“他们不是兄妹!不是姐弟!没有亲缘关系!”商六甲无可奈何,他可不希望唐承念对自己有这样的误会。的确,海外也有类似血脉家族这种荒唐的氏族,可商家并不是,他并不希望唐承念会因为这样莫名其妙的怀疑而与他敬而远之。

“哦……”唐承念连忙点点头,相当心虚。

她刚才还真以为商家就是……

“之所以拿血脉家族对比,是因为二者实力相近。”商六甲看就知道唐承念在想什么,无奈地继续解释道。

“就算没有血脉,照样能够和血脉家族的天才对比?”唐承念这回是真的惊讶了。

商六甲点点头,得意无比。

这也是商氏族扬名的真正缘故,他们不依靠所谓的血脉,却依旧能够将自称最强的血脉家族镇|压得不能翻身。RS

哪些儿童止咳药不含防腐剂
四个月宝宝发烧怎么办
宝宝积食该吃什么药
宝宝中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