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键盘皇第七百七十六章他们还是垃圾

发布时间:2020-05-22 09:21:08

键盘皇 第七百七十六章 他们还是垃圾

这几个字说出来,他甚至有种想要自杀的冲动。

这就是自己手下的一群教官们教出来的所谓的“精英”?

这是特种兵对抗赛中最耻辱的一次好不好?

不是说全军覆没就是最耻辱,而是…被生擒!

激光模拟系统根本没有触发发烟罐,全队就这样被生擒,这简直是特种部队这么多年来从未有过的耻辱!

甚至对于军人来说,被活捉,都是耻辱。

自古以来,军人便是铁血硬汉的代表,对于军人而言,只有站着死,没有跪着生,当年战争年代,诸如狼牙山五位壮士这样的烈士们数不胜数。

虽然这只是一场对抗赛,但身为尖兵,身为专业素质冠绝三军的尖兵们,却被人全体生擒,这…

这他娘的让老子的战鹰以后怎么面对其他战区的特种部队?

鲁政委深吸一口气,与穆学良对视一眼,齐齐转头看向已经站起身的姬云。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刚才明明还在那边的几棵大榕树上,怎么一眨眼跑到芦苇荡里面来了?”

这是此刻所有人心中的疑惑。

但穆学良和鲁政委心中却没有疑惑,只有震惊。

九阴究竟教了他们什么?能让他们在仅仅一周的时间内,有如此快速的进步?

这第一战,虽然没有考校主导的专业技能,但潜伏、侦查、团队配合这些辅助技能,云中神鹰小队做的并不比战鹰这些精英弱!

“聂总教官,还有四场哦!”姬云微微一笑,扬长而去。

心中有些小失望。

战狼这些精英,比他想象中的弱太多了。

反而对于老猫,姬云更加欣赏了。

他虽然三十八岁了,但经验和眼力的确没得说,他在第一战的时候,已经在为第二战做准备了。

云中神鹰其实早就该隐藏在芦苇荡中了,那里面排查困难,对方的侦查员绝对很难侦查清楚,再加上姬云教他们的简单龟息之术,就算有飞鸟在芦苇荡中,也不会引起动静。

而老猫故意绕到后方,还装模作样的上了榕树,这本就是麻痹聂武龙等人的一招而已,让他们在潜意识中种下“云中神鹰这些都是傻比”的观念。

虽然后来他们还是离开了榕树,并且取得了胜利,这样一来,看似聂武龙等人会高看云中神鹰,但事实上,那种思维定式已经扎根了。

那样的举动,就好像一个色鬼当上了三好学生,是有劣迹的,谁也保不准他的本性什么时候又会复发。

聂武龙的心情很不好,但他不敢表现在脸上,看着这二十个灰头土脸,鼻青脸肿的精英们出现在面前的时候,他很想冲上去一人一脚踹在地上,可他忍住了。

这只是第一场而已。

“教官,他们的出手速度太快了,可谁能想到,在芦苇荡中,他们还能那么敏捷?”这位队长是从职蓝过来的名叫亚瑟兰,是一名突击手,代号一号。

所谓职蓝,就是职业蓝军,外军模拟部队。

这种假想敌,有时候为了真实,还会专门进行外国军人的行为方式,甚至包括生活习惯,他们所用的装备,也都跟外军保持一致。

能成为特种部队的职蓝,其厉害程度可见一斑。

“呵呵,不用气馁,这只是第一战而已,况且如果在实战中,他们也绝对不敢藏在芦苇荡中。”聂武龙笑道。

“总教官,我建议下次选择的地形不要像这次这么大!”战鹰小队狙击手苗义强,老A成员。

特种职蓝的对手,往往被称作‘老A’(勿当真,而已),老A是步兵的巅峰,是最强的职业化步兵,老A最精通的是隐藏,反侦察,苗义强便是老A成员,也就是国内最顶尖的特种战队中的一员,他的代号叫做‘一枪’,但不是来这里才有的代号,而是以前就有。

苗义强,谐音秒一枪,一枪击中,弹无虚发。

“嗯,这一点的确有必要!”聂武龙点点头,心却有点累,精英啊,老A啊,失败以后,居然将归到地形上?

不过他也能理解这些尖兵的心情,毕竟从最荣耀一落而成为最耻辱,换做谁,内心估计都是疯狂的。

“你们和他们好好总结一下这次对抗赛吧,我去汇报工作!”他实在是待不下去了,他的内心也是疯狂的,他怕自己控制不住愤怒。

等聂武龙一走,其他人压力顿时一轻,这位总教官,眼中向来都是揉不得沙子的,刚才他站在那里,就好像一根承天柱随时都会倒塌下来。

“一个个耷拉着脑袋干什么?不就是一次对抗赛吗?输了就输了,咱们还有两次的机会!”战术教官怒道,“我从一开始就注意他们的战术,简直是胡作非为,这样的战术,如果在真正的战场,他们早死十次了!”

“第一次,山头吃东西,而且还有人拿的刺激性食物,要是遇到鼻子灵敏一点的敌人,他们早就暴露了!”

“其次,他们吃了东西以后,随地留下痕迹,如果是这是故意吸引的话,那进入溪水边留下的痕迹,明显就能看出他们卑劣的专业素质!”

“第三,顺流而下,全凭运气,碰到敌人也就罢了,碰不到反而变成了被动一方!”

“第四,空旷之地,冒然上树,谁给他们的胆子?”

“第五,埋伏芦苇荡,如果敌人一把火烧下去,他们有邱少云同志的革命之心吗?”

“第六,仗着一点武术,非要生擒敌人,如果是真正的敌人,他们难道不会有伤亡吗?”

“综上,在我看来,他们就是一群最最垃圾最最没本事的特种兵!就这样的特种兵,有什么好怕的?”

这位战术教官说着说着连自己都相信了,好在他毕竟是教官,这些话只是打打气势而已,六条之中,至少有三四条其实是人家故意布的局…

在心情糟糕到了极点,情绪低落到了极点的这群战鹰成员们一听这些半真半假的鼓励话语,一个个顿时心态慢慢调整过来。

“噗…”队长亚瑟兰忍不住笑了。

儿童流鼻血怎么处理
灯盏细辛的功效与作用
新疆牛皮癣医院地址
武威白癜风治疗费用
淄博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宜春治疗白癫风医院
临沂治疗白癜风方法
辽阳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