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华商在俄曾遭追杀报警无用找当地人解决

发布时间:2019-07-19 15:59:09

华商在俄曾遭追杀 报警无用找当地人解决

深秋时节,虽然已进入旅游的淡季,但满洲里市公安局道北派出所民警巴图的巡逻前准备不见半点含糊:警靴、防弹背心、防刺手套、防暴枪等警用设备一样都不少。

当天,他要和两名同事组成一个巡逻小组,开着“俄语110”流动警务车到闻名中外的中苏街为游客服务。

长长的中苏街串起了满洲里的五条主要街道,每一条街道的建筑风格迥异,从哥特式,到法国古典主义,再到保存完好的老式俄式建筑木格楞,组成了满洲里的“异国风情”,也是中外游客络绎不绝往来于此的重要原因。

从警20多年的巴图是满洲里的活地图,城区的每一条街道、每一家店铺都印在他的心中。由于具有俄罗斯血统,高鼻梁、蓝眼睛,身高一米八五的他,鄂温克语、蒙古语、俄语,样样精通,因此成为了道北派出所的一个“宝贝”。

每一次巡逻,巴图都会迎来好奇的眼光。久而久之,一批中外“粉丝”追他而来。有的俄罗斯姑娘甚至故意作迷路状,为的是能与他多攀谈一会儿;更有胆大者,邀其下班后到酒吧喝一杯。

每每遇到这种情况,腼腆的他总是拽拽警服,正正警帽,以值班为由借故迅速离开。

坐在巡逻车里待命的时候,恢复常态的巴图会向你娓娓讲述五彩中苏街的有趣故事,中苏街也如同老朋友般坐立身边,静静聆听自己的过往。

警务合作起步

1991年,前苏联解体,俄罗斯联邦政府成立,加上我国政府实施的沿边开放政策,中俄边贸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

在俄罗斯一方,轻工业品的严重缺乏,导致后贝加尔边疆区及远东地区对食品、服装、鞋帽的需求剧增。

在中国一方,以浙江、山东为主的企业提供的轻工业品,因价格低廉,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俄方居民的消费需求。

这一阶段,两国的边贸往来成井喷式增长。

此时,巴图还在满洲里当交警,在他眼中,中苏街、满洲里,俨然是直通俄罗斯的国际大卖场,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在满洲里生活了30多年的朱建平,与巴图的工作、生活没有交集,但他的经历却是中国商人在俄罗斯做生意的一个典型。

朱建平靠买卖貂皮起家。如今,在北京、满洲里、赤塔市、莫斯科都有自己的公司,

1992年,朱建平21岁,靠着敏锐的商业触角以及冒险的精神,他倒卖起貂皮,赚取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还娶了个貌美的俄罗斯媳妇。

然而,他在俄罗斯也先后经历了仓储库被烧、摊位被抄、莫名被警察拘捕、被海关罚没货品的种种情形,所幸,都能被他一一化解。

其他人在俄罗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学者宋晓禄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1994年至1999年,在俄经商充满着巨大的风险,与世界上大部分国家从事国际贸易都有现成的路可走相比,唯有俄罗斯没有,每一个想开拓市场的人都要从没有路的地方开拓出一条路来。”

宋晓禄形容这些人就像不系安全绳攀爬在悬崖上的勇士,“每时每刻都要承担着掉下来被摔得粉身碎骨的危险,往返两国之间。他们一次次地承受卢布狂跌的沉重打击,一次次地经受钱财与货物的惨重损失,一次次地遭受抢劫勒索与欺侮……”

“我的所谓成功,是眼睁睁看着成百上千从中苏街走出国门的同胞不断倒下而积累的经验,不足为喜。”吞云吐雾中的朱建平显出一丝疲惫。

上世纪90年代初,俄罗斯后贝加尔边疆区与远东地区发生的数十名中国人被杀案件,给朱建平带来不小的震动,因他在俄罗斯也有过被人追杀的经历,到当地内务(警察)局报警,案件是立了,但半年多没有回复。

朱建平后来回到国内,为此事专门找过满洲里相关部门,但由于当时中俄之间尚未建立有效的警务合作机制,此事不了了之。最后,他利用当地的人脉资源找到有威望的人才把此事摆平。

俄罗斯问题研究专家靳会新把这种情况归纳为一个形象的说法:“中国警察管不着,俄罗斯警察管不了。”因此,保障中国公民在俄罗斯的合法权益免受损失,就成为摆在中国警察面前的一大难题。

与此相对应的,在中苏街的中国人对俄罗斯生意人强买强卖、以次充好、经济诈骗、暴力犯罪的情况越来越多。这种情况也引起了俄罗斯警方的注意。

1992年6月,中俄两国签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民事和刑事司法协助的条约》;同年12月,中国公安部和俄联邦内务部签订合作协议,开启了双方警务合作的大门。

加速合作

新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中俄贸易井喷式的发展局面已成过往。

国内知名商贸流通经济学专家赵德海曾专门对中俄贸易做过研究。他认为,曾经很长一段时间,中国一直采取高增长、高能耗的经济发展方式,需要进口越来越多的能源与原材料;而俄罗斯的轻工及食品产业落后,需要大量进口,双方需求与供给的互补,是支撑中俄贸易高增长的重要因素。

进入新世纪,俄罗斯推出了一系列加速东部开发的战略规划,如提高西伯利亚与远东区的对外开放程度,与此对应的是中国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战略。

“贸易的互补性与战略的一致性,决定了双方必须扩展合作领域,在农业及农业技术、投资、能源开发、物流等方面的合作顺理成章。”赵德海说。

这意味着中俄之间存续了十几年的倒包式小额贸易方式,逐渐被深层次、规范有序的合作所取代。

与此相对应,两国的警务合作也从原来“保护对方国土上本国公民的合法权益”的目的导向,转为“净化本土市场环境,为国内外客商创造公平的竞争空间”。

其标志性事件之一是2010年10月,满洲里市与后贝加尔边疆区两地警方合作,在俄罗斯摧毁了扰乱市场秩序的“奥西诺夫斯基”黑社会组织。

此阶段,中苏街已完成了换装,被改造成步行街,集人文景观与历史景观为一体,为往来的中外客商、游人提供一个更加舒心的交易平台与交流场所。巴图的工作也有所调整,在巡警的岗位上为满洲里的平安贡献自己的力量。

靳会新认为,这个阶段通过跨境警务合作,中俄双方已在两国毗邻地区初步建立起预防和打击犯罪的情报络,为在合作区域范围内侦查犯罪、获取证据、缉捕罪犯提供了一个合作的平台。

靳会新指出,这个阶段与俄合作对象由内务机关扩展到安全、边防等机构;合作形式也由一般性的会谈交流发展成为情报信息交流、互涉案件查证和重大情况及时会晤通报、人犯遣返等多种形式;合作的内容由单一的刑侦业务扩展到经侦、边防、出入境等警务司法领域,体现了直接、简便和专业化的特点。

新时期新内容

2014年7月至8月,内蒙古自治区副主席、公安厅厅长马明与后贝加尔边疆区边防、安全、内务部门主要负责人进行了密集的会谈,会谈的主题十分明确: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极端主义、非法越境、毒品犯罪。

新时期,中俄警务合作的指向与满洲里在全国的边贸地位密切相关。

据满洲里海关统计,2013年,满洲里口岸进出境人员达到181万人次,继续保持全国最大沿边陆路口岸地位;2014年上半年,满洲里口岸以边贸方式对俄进出口85.4亿元,居中国边贸口岸进出口第一位。口岸经济,显得十分活跃。

毗邻俄蒙的独特位置,满洲里是很多心存非分之想的人潜入潜出的不二选择,这些人的存在对边境安全威胁极大。

靳会新分析,当前,中俄毗邻地区区域间交往空前活跃,外来人口比重增大,人员流动频繁,交叉流动性增强;出入境限制放宽和手续逐渐简化,客观上为跨国犯罪提供了适宜环境与便利条件,为监督与控制增加了难度。

“妥善处理边境事务、联手开展边境联合执法行动、共同防范打击跨境违法犯罪和‘三股势力’暴恐犯罪活动。”这是内蒙古自治区与后贝加尔边疆区近期会晤的成果。

美丽的中苏街拒绝暴力。

微信小程序店铺
怎么开微店电脑版
免费生成的小程序有何缺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