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太古帝皇 第七百一十五章:玄天圣门

发布时间:2019-09-24 18:17:18

太古帝皇 第七百一十五章:玄天圣门

略有诚信的话语使得清风有些动容,说道:“徒儿,你看这小子他这么诚心,他的兄弟们也已经死了,谅他也成不了什么气候,所以所幸倒不如放他一条生路吧。”

姜辰摇了摇头,“不,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现在咱们放过了他,也难保日后他遇到了咱们会不会放过也不一定,他已经对我起了杀机,师傅可不要忘了,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可是,这!”清风还想说着什么,但姜辰那有神的双眸却让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一手抬起,在即近那男子的额前道:“死后不要怪我们,要怪就怪你自己不上道,竟然敢来这里,为自己愚蠢的行为而付出代价!”

“不,不要!”

为首男子看着清风那一掌即挥下时,那惊恐的眸光之中满是对死亡的恐惧,身躯向着后方挪动着,想要逃离这清风的手掌,可无论他怎么移动,那清风就如同随影跟行般步步紧靠。

他一手抓住身后的岩石,另一手拼命的抓碎着碎岩朝着后方扔了过去,眼中的恐惧使得他全身不断的哆嗦了起来,皮肤之上,那肉眼可见的鸡皮疙瘩以及胸膛处用灵力所缝补上的缝隙正因力道过大而慢慢崩坏。

“啪!”清脆的声音在这为首男子的头骨上响起,清风一掌震碎了后者全身的经脉,那眼中毫无同情心可言,手掌之上,灵力波动消散的时候,身上也有一种如负释重的感觉。

要知道,这里除了他和姜辰以外,千百年来都没有人到达过这里,就连妖兽也没有!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好小子,这话也亏你说的出来,看样子,你的过去为师还真的得好好的了解了解。”清风淡淡一笑道:“怎么样?你肯说么?”

姜辰淡然一笑道:“只要你想知道,徒儿定会告知。”

“好小子,走吧,现在赶紧离开这里

太古帝皇  第七百一十五章:玄天圣门

,跟随着为师北上回宗门吧,这一路上,有你这小子,想来为师也一定不会寂寞。”摸了摸自己嘴角处的一处小胡子,清风嘿嘿一笑道。

姜辰笑了一声,没有说什么,两人一跃而起,离开了这长达六个月逗留之地,那灵湖之中的灵力也因为四周高耸山脉的消失而随着时间流逝。

空气之中也无法再一次沉淀出灵力没入这灵湖之中,或许下一次来时,这灵湖早已成为一个普普通通没有一点灵力的湖。

姜辰有些不舍的回头看了一眼,在他体内的丹田处早已习惯了这灵湖之中的灵力,一下分别到显得他有些优柔寡断了起来,这让他有些心生无奈。

大雪飞扬,北方呼啸席卷而来,刺冷的寒风刮在脸上犹如几把细小的刀刃轻轻吹过,厚重的积雪上,两双脚印踩踏下去却没有一点凹陷。

这里是瑶池圣地北方的边缘,也是靠近南方和西方的边境,寒冷的气候使得姜辰浑身一颤,在清风慢慢给他讲解这里的气候以及许多的宗门时,他也听了些许。

玄天圣门之所以强大,还是靠着有丹玄境以及龙纹境强者的千百年不断的守护,在这千年前还曾出现了一位震惊北方大陆的先天境的强者。

只是宗门内卷轴之中对这一位强者的记载十分的稀少,如同天空中那最为闪耀的光辉转瞬消失一般,谁也不知他的真名,也不知道他究竟如何修炼,但唯一确定的是,他的确存在过!

宗门的府邸设立在一处湖畔的正前方,冰层连接着桥梁,粗大的锁链有些生锈着,铁链之上所连接着的是那一个个小小镶嵌在府门上的巨大齿轮。

尤其是在这府门的正中央,那四个大字尤为的显眼,单单就是站在了较远之处,都能一眼看到那四字。

姜辰心中震撼着,这可以说是他见过的所有宗门中最为霸气的一个存在,难怪在北方,这玄天圣门的声誉竟如此巨大,以至于许多的宗门都拿玄天圣门里面的人所作为目标,只要能够打败一个内门长老,那他的名誉,他的名声可就彻底远扬了。

但,姜辰没有进去,心中多少对宗门有些抵触,在他所历经之中,不知见过了多少宗门的辉煌,宗门的毁灭,以及宗门的强弱。

现辉煌的宗门指不定哪天就会覆灭,而弱小的宗门却会一涌而上成为最强的宗门。

命运时常会捉弄人,那也只是捉弄一些无法把握命运之人,他,姜辰,绝不会如此,即便身居这玄天圣门之中,也定然会处处谨慎,这是他以往经验的所得。

清风大步上前,手中令牌还没有出示时,在他的前方,那一直在门两旁的青年男子微微一愣,随即脸上所挂着的喜悦转身恭恭敬敬的一个鞠躬:“长老好。”

“嗯,我回来了,倒是辛苦你们了。”清风笑道。

一个青年弟子立马摇了摇头,说道:“不,不这都是弟子们应该做的。”

“就是啊,长老这么辛苦的去采集冰火相生草,想必已经到手了吧,您才是最辛苦的。”

一提到冰火相生草,清风的嘴角抽搐了几下,有些苦笑的回过头,看向了那站在他身后的姜辰,草药早已化成了药效在姜辰的体内消散了,还怎么能拿得出手?

看着清风那有些怪异的神眸,两个青年弟子有些奇怪,一个内门长老出马,去采集一个小小的草药,难道也会有失手的时候?

另一个青年男子小声的疑惑道:“您,您该不会?”

“这个,还是等我面见了族长再说吧,姜辰,快来,见过你的两个师兄。”清风挥了挥手。

姜辰点了点头,在两个青年男子那面带疑惑的神眸之中走了上来,第一次,也是头一回,还没等他问好,那两个青年男子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姜辰,眼神流露出一丝疑惑的同时,也隐约猜到了几分。

两个人面色都不好,换句话说,面色难看的有些感觉到无奈。

“师兄好。”姜辰微微一笑道。

湖南好的妇科医院
丽江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乌兰察布治疗癫痫病方法
济南糖尿病医院官方网站
黑龙江虹桥医院手术价格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