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问道于冥 第八章 道法不显

发布时间:2019-09-26 03:16:03

问道于冥 第八章 道法不显

“走吧!”阎凛宽吩咐一声后重新坐下。

驾车的这人看了余下的两人一眼,一抖缰绳,马车就缓缓前行。

余下的两人对视一眼,这阎氏阁老没说怎么安排他们,可显然也没打算放过他们,逃跑却是不敢,无奈两人只好拖着受伤的身体,跟在马车后面。还好,两人修为高深,虽然受伤,但也勉强跟得上马车。

阎允总算从宋氏的怀里挣脱出来,打开车窗,看了看跟在马车后的两人,对着车窗外的车辕处的阎凛宽,好奇的问道:“这俩人也是超凡境?”

“都是超凡境

问道于冥  第八章 道法不显

。”阎凛宽点头道。

这修为境界如若不显露出来旁人一般也看不出来,但先前阎凛宽那一掌,这些人也曾运起修为抵挡过,虽然没什么用,但是修为境界却是暴露了出来。

阎允看了眼咬牙跟在马车后的两人,惊疑的问道:“不是说超凡境很少,即便在一个大家族中也是高高在上,怎么一下出来这么多?”

“这超凡境的人确实不多,可要找还是能找见的,何况是无尽山脉入口处。”阎凛宽答道。

无尽山脉吸引着大荒及其周边数百万里之遥的人来此历练寻宝,这人多了,高手也就多了。

阎允心下了然,也不再问,跟阎凛宽道了声谢后就关上了车窗。

一路无话,几人顺畅的回到府里。

阎凛宽进府后就带着那三人离开,阎允三人回到阎府后院,吃过饭后已是后半夜了。宋氏交代一声后回了自己的寝室,阎月娇也被阎允打发走了。此时阎允才能静下心来,检查自己的身体。

盘坐在床上,闭上双眼,内视自己。霎时,身体内的情况就呈现在他脑海里。

身体像是被凝炼,肌肤莹莹如玉,内里洁净通透,如同初生之婴儿。

原本青豆大小的金色灵种,此刻却已经缩小了一半,像一颗金色的珍珠,漂浮在丹田中,灵种九纹,散发着毫光,却是要比刚成型时暗淡了一些。

神魂小人静静盘坐在泥丸宫里,如同缩小版的阎允。

“修神一境蕴养神魂,二境神魂显型,如今神魂如真人,我确是到了显型境的巅峰,却是可以使用道法了。”阎允暗自思忖,就见原本放在膝上的右手,手指连连掐动,嘴里喃喃念道:“道无形,可化火,可化风,可化雷霆诛邪!”

说完猛的睁开眼,手掌对空一挥,就见原本漆黑的房间突然闪现出一道电光。

电光出现得突兀,结束也甚是快,只是一闪之间,房间又恢复漆黑。

“怎地回事?我修神二境巅峰的雷法,怎么如此的微弱,要不是黑夜,可能都不能发现。”阎允双目圆瞪,大是恐惧。

他出生在这世界六年,多数时间都沉默淡然,只因他心中有秘密。

他曾经也当得是一代天娇,挥手间能让天地变色,只因意外于此间重生,是以他看到阎风赐劈出火焰的一刀他不惊讶,看到阎凛宽抬手间灭敌于掌下亦不羡慕。

即便让神通境强者甘当护卫,让敌人夜不能寐仓促间就寻人袭杀的九纹启灵,他也没当回事。

因为他认为这不是他的道,自觉修神才是他的道。

直到此时,直到这一闪而没的亮光,把他心里引以为傲的道击得粉碎。

不甘心之下,阎允连发数道,依旧是微弱的光芒,连片刻都维持不了,而且他的雷霆本是打算在窗外落下,可这道光却是出现在床边。

阎允双眼圆瞪,双目赤红,神情呆滞下连泥丸宫里的神魂小人都开始消散。

“啊…”阎允大吼着把床上的被子扔下地,掀翻屋里的桌子、椅子、一切能够砸的东西。

一时间,房间里“叮叮当当”的响成一片。

响动惊动了府里的其他人,房门“哐当”一声被人踹开。

最先赶到的是身着睡袍的阎涛,来不及关心屋里凌乱的样子,几步跨到双目赤红的儿子身前,把状若疯魔的儿子一把抓住,着急的喊道:“允儿,你怎么了?”

阎允像是不知所觉,疯狂挣扎。可他哪能挣脱阎涛的手掌。

紧接着赶到的是宋氏,一把推开阎涛,把儿子抱在怀里,嘴里不停的喊着阎允的名字。

“允儿我是娘亲啊!”看着怀里不停挣扎的儿子,宋氏悲痛万分,眼泪止不住的流。

“娘亲?”阎允呢喃,神色总算是平静下来,只是双眼依旧没有神彩。但泥丸宫里的神魂却不再消散,稳定下来,只是这不大会已经模糊很多。

见到儿子稳定下来,宋氏惊喜交加的连连点头,答道:“允儿,是娘亲,娘亲在这。”

“少爷这是怎么了?”此时门外已经汇聚了很多人,看到屋里的情况都惊问出声。

阎涛喝退围观的人,仔细检查了阎允的身体,刚开始以为是煞气引起的,仔细检查后却又觉得不像,不由皱眉嘀咕:“不像是煞气影响的啊!”

宋氏听到丈夫的话,没好气的道:“你一介武夫懂得什么?”

不止阎涛不懂,整个阎氏也没几人懂医理,当初十王创修炼法,十人各有擅长,这阎氏却是以攻伐为主。

阎氏不懂医理,可宋氏却主修丹道,医理方面却是胜阎氏甚多,于是阎涛连忙点头应是,道:“夫人娘家宋氏以丹入道,这方面确实比为夫高出甚多,你快快为儿子检查一下是什么引起儿子这样的。”

“不用你教。”宋氏驳斥了丈夫一句,转头看向阎允,道:“允儿可是遇见什么不开心的事?”

阎允似没听见,一言不发。而一旁的阎涛却皱眉嘀咕道:“谁不开心发如此大的脾气。”

宋氏不理阎涛,关切的看着阎允,接着道:“允儿有事可要告知娘亲,娘亲和你一起想办法。”

听了这话,阎允像是回了神,木然的抬头看向抱着自己的宋氏,问道:“在这世间九纹启灵能达到什么高度?”

虽然不知儿子何出此问,但是还是答道:“我辈修士炼皮肉经骨、五脏六腑、凝结肉身金丹,允儿你九纹启灵,天资绝世,只要用心修炼,以后亦有机会结成金丹,说不定还能达到先祖的高度。”

宋氏连声安慰,却听得一旁阎涛直瘪嘴,此时他已然知晓儿子必是受了什么刺激,是以即便不以为然,也不出声反驳,只是在心里暗想:“九纹启灵即便只有亿万分之一的概率,但这世间修者何止亿万,可从黄泉立国以来十数万年,何曾听说谁达到过先祖的高度?”

阎允这些年时常在阎氏藏书阁看书,问的话,其实自己也知道答案。

只是如今的他,道法不显,只能从曾经熟悉的道,踏入如今相对陌生的道,心里失落、恐惧,急切间想找点安慰罢了。

但他毕竟年幼,即便是阎氏少主,也只能在藏书阁里看些杂记、传记,对于十殿阎罗的修为确实是不知道,于是问道:“先祖是什么修为?”

宋氏答道:“结成肉身金丹后,可引九天雷劫,度过后便是仙。阎氏先祖是仙,宋氏先祖也是仙,他们十人都是仙。”

“鬼也能成仙么?”阎允低喃。

“鬼是什么?”宋氏疑惑的问道。

阎允不答,因为他也不知道。

他曾经以为自己知道,可如今却是发现错了。

此时天色已经开始亮了起来,阎涛今日还有许多事物,此刻却不得不离去,于是说道:“允儿好生休息,为父晚些再来看你。

阎涛招呼一声出了门,而宋氏昨天后半夜才睡,刚睡下就又被吵醒,虽说修炼之人几天不睡也是无妨,可一天时间心情起起落落,这精神却实在困乏,此刻见儿子已然无恙,又陪了一会后也是走了。

此时一直守在门外的阎月娇这才走进来收拾凌乱的房间。

阎允走到窗前,看着窗外花圃里曲折的小径,自嘲一笑,暗自思忖:“我怎么如此脆弱可笑,既然此道不通,换一条道走就是了。”

一阵疲惫感袭来,阎允不再多想,爬上阎月娇刚整理好的床铺,倒头就睡。

?

?

?

咸阳治疗阴道炎方法
咸阳治疗阴道炎费用
咸阳治疗阴道炎医院
咸阳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咸阳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