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爆辣子-说说带饭这事儿

发布时间:2019-12-04 13:50:47

爆辣子:说说带饭这事儿新浪网友:爆辣子2005年01月18日10:42新浪网上海频道

从小就没有过带饭的乐趣。小镇子太小,每天中午从学校回家,可以悠哉帮爸妈择个菜,吃了饭还可以睡一觉。带饭这事儿……那是骑十几里山路为了到镇上好一点学校来读书的同学才能有的体验,偶尔爸妈单位有事管不了俺,就给俺五毛钱在学校门口的小铺买一个三毛钱的面包,喝一包两毛钱的桔子饮料,巴巴地瞅着带饭的同学蹑手蹑脚从烧得通红的筒炉上取下七扭八歪的铝饭盒,一打开里面迸出各种稀奇古怪的味道,多是炒咸菜炝白菜炖土豆烧萝卜之类的,底边的米饭被炉火烧的黑焦,糊香四溢,然后象俺们这样啃干面包的孩子就只能故意加大咀嚼的声音,掩饰口水倒流到喉咙的咕咕声。有一次居然发现一个带饭的同学竟也吃着自己盒里的看着俺手里的,一幅艳羡的样子,于是壮了胆开腔:咱俩换吃不?

在一秒钟的疑惑和思考之后,他答应了。

在一分钟的咀嚼与吞咽之后,俺后悔了。

那盒饭真的是不好吃啊,那时的农家到了冬天一清二白,舀上一勺白猪油熬一锅冻白菜,兴许放一点油梭子(熬猪油剩的渣,老家流行用此物做包子,俺不喜欢吃),外加大咸菜,无外芥菜疙瘩、卜溜克、鬼子姜什么的,缨子和雪里蕻都算是好的了,毕竟还能看见翠绿的色气,但总的说来自觉还是不如阿妈的辣白菜和泡萝卜。所以下一次由吃香了面包的同学提出继续交换午餐的时候,俺就断然拒绝了。

上中学时,大姑和四叔在学校附近开了小馆子,一家卖包子饺子,一家卖狗肉冷面,相得益彰,生意还算不错。于是天天盼着爸妈单位里有事,这样俺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去蹭饭吃,通常是在四叔家来一“盆”加量的冷面、喝一碗放了足料的狗肉汤,转一圈跑到大姑家蹭十几个饺子,走时被哥嫂“强行”塞上四个牛肉大包子,以作下午零食。如此能吃,还是溜杆精瘦,简直玉树临不起风。那时偷看阿爸的医书,强烈怀疑自己得了甲亢,总是对着镜子觉着眼球愈来愈突出,同时按着内外皮骨预防临床等等医书对照自个儿,由甲亢进化到各种绝症……还不想告诉爸妈免得大家伤心,恨不得找个桃花幽谷黯然了却残生罢了。从此,一个标准版忧郁少年从此诞生,每看到同桌的她都是那最后一眼的温柔,面当笑靥如花懵不觉,惆怅百般无端言,真真是白驹难过隙,肝肠寸断一天折一截,于是导致饭量愈发的大,终于有一天大姑家的面食店关张了,不知道和俺有没有关联。

现在回想,整个儿一没病找病没事找抽型,还好挺过来了,不然青春期心理健康教育又多教例,族门耻辱啊。

少年不堪,又扯远了。刚开始工作的时候,公司有带饭的人,多是上了年纪的保洁阿姨,经常分吃鸡蛋闷子,以为一大乐。现在到了上海,发现周围的同事尤其是年纪小小的MM,父母疼爱,给备好了美不胜收的便当,居然早有鸡蛋三明治,午有咖喱鸡肉蔬菜饭。微波炉丁一声响,馋的俺赶紧大口喝水,吆五喝六找人出去走两条街去觅食,忙的时节只能打电话叫一份可恶的外卖。有一天忍不住八卦,跑过去死盯一个MM的饭盒极下作地流着口水,MM慷慨,来,同食!俺正一边点头一边摆手胡乱哈七,MM一语惊醒梦中人,昨天夜里厢爸爸烧得菜老难吃,微波炉么一转味道不清爽……

天啊,为什么俺是这么的愚蠢!从来都想早上起来烧菜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啊,因而十分敬重那些带饭的人们,多么勤劳啊,多么健康啊,生活是多么积极而有意义啊……此时,真想终于大白,原来――是头一天晚上的剩菜啊!忽然,天空阴霾尽散、霞光万丈,一道绚烂的彩虹彰现清透的天地之间,俺的头顶迸射出一个璀璨的金黄圈,同时一个磁性、浑厚的声音响起:“恭喜你,你终于领悟到了人生的真谛――带饭,完全是可以带剩饭剩菜的……折罗更香啊!”

佛一悟道,普济众生。俺一悟道,饭量又增。

从此只要和GF晚上起灶,第二天的午饭就异彩纷呈、花样百出,本就是吃货来的啊。带饭这事儿,不过最终还是被原来一起中午出街踹店的兄弟们给鄙视了,理由是脱离群众、放弃组织生活、搞小资本主义独善其身独饱其腹那一套。俺谦虚着,哪里哪里,俺这也就是一折罗,打扫残羹剩饭而已。

不过,还是有一点乐趣少了些:就是每天中午例行在MSN上和GF沟通交流抱怨咒骂各自个午饭。

现在改成――

甲:吃了吗?

乙:吃了啊。

甲:饱了吗?

乙:没饱呀。

甲:为啥呢?

乙:遭抢呐。

甲:……。

乙:……。

甲、乙(同时):今晚上吃啥?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儿感冒后咳嗽
小孩一到晚上就咳嗽怎么回事
宝宝病毒性发烧要几天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成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