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考作詩考小品 藝術院校校考頻現“奇題”選人才

发布时间:2019-04-02 05:01:34
視覺化表達 幸福指數 書法考試當場作詩 昆曲三試考小品 藝術院校校考頻現 奇題 選人才國戲昆曲大班考試現場供圖 中國戲曲學

視覺化表達“幸福指數” 書法考試當場作詩 昆曲三試考小品

藝術院校校考頻現“奇題”選人才

國戲昆曲大班考試現場供圖/中國戲曲學院

“以‘幸福指數’為題作視覺化表達”、書法考試要當場作詩一首、考素描畫“失重”、昆曲班三試要現場排演現代小品……近年來,藝術院校的招生考試越來越不拘泥于傳統,校考中頻頻出現學校自己命題的“奇題”,讓考生大呼意外。

央美考作詩

中央美術學院中國畫學院的很多專業要考“書法創作”這一科目。往年都是讓考生抄寫古人的詩,今年變成了當場“自作詠春七絕一首”,要求隸、楷任選一體,四尺三裁豎寫繁體。這項考試詩文占30分,書寫占70分。中國畫學院院長陳平告訴北青報記者,國學需要基礎。時下對詩詞創作的不重視已成為一種社會現象,從學校到社會都沒有推廣起來。很多社會上的書法展覽一看全是抄寫前人的句子,在書法上很下功夫,最后卻變成了抄書匠。書寫的人需要具備文心,具備國學修養。“這次小小的考試改革,能使全國考生對國學重視起來。我們也希望在中小學提倡起來,這是一個良好的開端。”陳平表示,考作詩是第一次嘗試,考生如果沒有平時的積累,也許臨場就蒙了,考生間的差距反而更能反映考生的真實水平,讓有積累的考生能脫穎而出。

無獨有偶,央美設計學院的不少考生在步出考場時也一臉苦笑,紛紛感慨“被虐得幸福指數直線上升”。繼前些年考“棒棒糖”、“轉基因魚”、“諾獎得主鮑勃·迪倫的一首歌”之后,這個專業今年再度不負眾望,要求考生以“幸福指數”為題進行視覺化表達。建筑學院今年也加強了人文藝術內涵的考查,從“梵·高的房間”和“漂浮”兩個考題不難解讀出其中用心。城市藝術設計專業要求考生“在人類、科技元素、自然元素、共生、毀滅五個關鍵詞中任選三個,用圖像的語言描繪理解的場景”。

據央美副院長蘇新平介紹,今年的試題不再局限于對知識和專業技能的考查,明顯增大了對學生社會責任意識、文化敏感度和思辨能力的考查。改革的目的努力體現試題的學術內涵,真正考查出考生的真才實學。下一步央美將繼續進行深入探討,通過招生改革,讓老師對每一位考生的考查變得更準確和全面,也給那些真正熱愛藝術、遵循藝術規律學習的考生脫穎而出的機會。

清美考“失重”

真正熱愛藝術、遵循藝術規律學習,同樣也是清華大學美術學院在挑選新生時的希望。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該院老師告訴北青報記者,他們不愿意要的,是那種為了應試,從小在美術培訓班里泡大的孩子。“通常他們的筆法和想法都比較僵化,幾百張考生作品擺在一起,這樣的考生一看畫就能看出來。”

所以,近兩年清華美院也在校考的命題上越來越靈活。今年設計學類的“速寫”科目考試題目是“自拍”,要求考生表現不少于3個自拍中的人物及情景,須表現出人物的動態和表情,表情生動、動態自然。“這還好,自拍好歹是我們生活中經歷過的場景;去年素描的題目是‘失重’,要求想象并畫出生活中5件物體在失重情況下的漂浮狀態,我當場就蒙圈了!”一位今年第二次報考清美的考生說。

國戲昆曲考小品

中國戲曲學院作為中國戲曲教育的最高學府,為了滿足北方昆曲劇院、北京演藝集團的人才需求,今年首次招收昆曲大班(昆曲表演35人、昆曲器樂伴奏8人)。想像中戲曲的校考就應該考唱、念、做、打,看身段、聽唱腔,結果,昆曲大班在三試中還像普通表演專業一樣,要求考生當場排演命題小品。

據國戲表演系主任、主考官王紹軍教授介紹,昆曲表演的初試是唱念做打綜合測試;復試除了簡譜視唱就要筆試了,考戲曲常識與人物分析;到了三試就考劇目片段和命題小品。劇目片段好理解,考生大多是北京戲曲藝術職業學院的畢業生,都學過幾年戲了,上來唱就行。命題小品則是考舞臺劇小品。“就像中戲、北影的考試一樣,我們準備了幾個小品題目:下棋 、排練、演出歸來、送禮等等,都是生活中有行動性的常見場景。要求考生當場抽題,3至5人一組進行編排后表演。”

王紹軍表示,這考的是考生的反應能力、應變能力、組織故事的能力和表演能力。“戲曲表演不僅需要傳統的基本功,還需要角色創造能力。我們計劃為昆曲大班的學生將來開設現代戲表演課,就是為了培養他們的角色創造能力,所以在招生時就要進行有針對性地考查。當場這么一考,確實能把考生的水平分出檔次來。”他說。

文/本報記者 雷嘉 劉婧

相關Tags:

一岁半宝宝便秘怎么办宝宝吃退烧药吐了还要喂么什么情况吃益母颗粒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