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4G之困中移动将进退失据危机四伏

发布时间:2019-07-08 10:18:18

4G之困:中移动将进退失据 危机四伏?

4G牌照的发放,也将让环境和情势产生剧变,决策失当,问题就会像山洪一样汹涌袭来。心理学上着名的“瓦伦达效应”,会在中移动等运营商身上出现吗?

【IT商业讯】( 村泉)在广州白云机场,一幅巨大的广告牌正吸引着那些川流不息的乘客。这个广告的创意十分简单,主体是一行粗体大字:4G来了!它像是几十年前满布街巷的标语,试图在引起他人注意的同时,还起到某种警示作用。这个广告的主人,是新近成为TD-LTE运营商的中国移动。它也成为了12月中国通信界的主角。

中移动的2013年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也在广州举行,这堪称是今年IT业规模最大的行业会议。在这场大会上,中移动除了正式发布全新品牌和之外,并未像外界猜测的那样,宣布与苹果合作一事。反倒是三星不失时机地在会中一个环节上发布了多款今年热门机型的LTE版。除此之外,多家终端厂商的最新产品也在此次大会上亮相。

中移动已经急不可耐。就像他们在这次大会上宣称的那样,将建成全球最大的4G络、明年计划销售超过1亿部TD-LTE终端,以快人一步的节奏诱惑消费者,制造所需要的话题和关注度,加上主流厂商的高端机型和多彩的应用,在3G时代已大象慢跑的中移动期待着满血复活。然而,4G牌照的发放,也将让环境和情势产生剧变,决策失当,问题就会像山洪一样汹涌袭来。心理学上着名的瓦伦达效应(即过分关注结果,从而导致最后的失败),会在中移动等运营商身上出现吗?

4G意识形态之争

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虽然不情愿上马4G,但也不会让宿敌中移动专美于前。IT商业在广州琶洲看到,在这个中移动此次大会的举办地周围,到处都悬挂着中电信天翼4G,更快更好的广告,挑衅意味十足。而在参会时与同行交流时也听说,广州联通已将3G络升级至42M,已接近于国外的4G初级水准,也正在部分地区兴建TD-LTE络。

给三大运营商统一发放TD-LTE牌照,也是基于国家政策层面的考虑。TD-LTE这个制式,中国有自主知识产权在内,特别是今年中期棱镜门事件的曝光,中国络信息安全的重要性更是给主管部门敲响了警钟。因此,让三大运营商统一采用TD-LTE,也是期望缩小与LTE FDD的差距,健全相关的产业链。

其实,电信和联通一直钟情于FDD LTE,这也是他们3G络演进最合理的选择。对电信来说,如果选择TD-LTE,可能在产业上处于一个弱小和孤立的状态,并面临技术困难。相反,在全球范围内,FDD产业链要比TD产业链早成熟两年。对联通来说,最近联通总经理陆益民还在表示联通4G建要以LTE FDD为主。

今年以来,IT商业在和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七研究所教授级高工李进良与南开大学丁守谦教授、北京邮电大学阚凯力教授等多位业界知名专家交流时也发现,各方学者对三大运营商在4G时代的选择分歧极大。李进良等人主张制式统一为TD-LTE,否则将对市场将造成严重误导,打乱了国内TD-LTE规模商用的节奏,将导致频谱资源浪费、TD-LTE需求弱化等一系列严重问题。而阚凯力则坚持认为,认为合理的发放牌照方式应该由运营商自己决定,而不是政府强行拍板。实践检验真理,中国移动的TD-SCDMA的处境已经充分说明了争论的结论了,对于4G采用什么标准,继续实践来检验,不用再争论什么。

在无线通信技术中,频段是十分宝贵的资源。中移动、中电信、中联通获得频谱的比例大约是13:4:4,有通信分析人士告诉,中移动在TD-LTE频谱上一家独大,如果联通电信搞TD-LTE,肯定会对二者不利。

据了解,TD-LTE的一大优势,即节约频谱资源,这个制式在去年年初也已被国际电信联盟确定为主流标准,据悉,目前全球TD-LTE商用络已达23张,用户数量超过500万,还有逾40个络正在建议当中,计划在明年年底时覆盖世界上多达20亿的人口。

4G都出来了,我就等着用4G了。这是北京一位消费者对于4G的想法,在采访时,怀有这种想法的用户不在少数。其实,由于国内4G在高频段建设,因此大范围的4G络覆盖就非常困难,运营商的想法只是,在国内主要城市和人口密集地区部署LTE,其他地区则以3G代替,3G与4G由此就形成互补关系。这就是说,3G络成熟的运营商,在4G时仍具优势。这种情况下,中国联通的WCDMA的优势就较为明显了,飞象CEO项立刚对此认为。

项立刚表示,到今年7月,LTE络数达到194个,其中TDD 18个。FDD和TDD的比例是10比1,因为大量的LTE FDD络建设,无论是基站、系统设备甚至络优化、测试设备的成本都会较低,这意味了同样的建设资金的投入,络建设会更加完善。

未来的4G格局,极有可能出现的一个局面就是GSM、3G、4G等共存。除此之外,在TD-LTE发展初期,大约会保持在年之间,主要以解决宽带热点覆盖为重点,这个时间段还要取决于未来的这个热点覆盖到底是Wi-Fi为主还是坚持以WAPI为主。毕竟,在一些重点的城市及区域内,一定要满足这些高端用户对于基于移动高速络的各种需求,三融合专家、融合主编吴纯勇认为,对中移动来说,现下急需解决基站、无线热点等基础设施的建设问题,并且这些需要高额投资的基础设施建设则极为考验中移动的资金链。由于3G投入巨大,三四年时间后又上马4G,造成的浪费相当惊人,电信研究院一位不愿具名的研究员说。

在中移动此次的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中移动的高层在描绘4G未来前景时,对用于络建设的投资和终端补贴的规模只字未提。而据该公司此前透露的消息,今年将投资417亿元用于20万个4G基站建设;TD-LTE终端采购将超100万部,TD终端补贴超过300亿元。这只是一个开始。

中国工程院院士刘韵洁近期在介绍全球4G发展现状时介绍,根据GSA12月份统计数据,到目前为止TD的4G大概20个国家,其中完全TD的4G络有13个,还有12个是混合的,有FDD、有TD。FDD大概92个国家244张,这样加起来,FDD4G占95%,TD4G占5%。这也在目前成为了全球运营商越来越普遍的选择。实际上,去年中移动就已在香港启动了TD-LTE与FDD LTE的融合组实验。

虽然融合组有益处,但也有一些业内专家认为,在技术上,单一运营商运营多制式络,或者在单一业务络上运用多种技术模式,是运营商的大忌。联通多年以前同时运营GSM和CDMA的失败就是例证。这部分专家认为,LTE融合组是电信和联通的无奈之选,因为从技术演进和全球实践来说,WCDMA向FDD LTE演进最直接,也最合理,中电信也是如此全球几乎所有的CDMA运营商也都选择了向FDD LTE演进的路径。

SA无线运营商战略高级分析师杨光此前也认为,融合组的运营商一方面需要面对资本开支增加的压力,另一方面不同无线技术所具有的生态系统以及用户这些技术的需求与期待也并不完全一样。运营商选择融合组,也必然对终端设备提出新的要求,而多模式多频段的终端设备将是对融合组实际运营和业务发展的巨大挑战。

有媒体分析称,现阶段运营商进行融合组将面临碎片化频谱、高成本、寻址难、多互操作、缺乏多频终端、漫游等问题。

角色之惑

早在3G牌照发放后,应该如何介定运营商的身份,就已开始慢慢显露。如今4G时代已渐渐到来,运营商的业务模式进一步从以语音转向以数据流量为中心,运营商的角色和功能再次受到了来自互联企业的挑战。有媒体援引中移动人士的话称,4G时代中移动将有三大驱动力流量经营、集团信息化和个人数据业务,但这远未解答运营商的定位问题。

众所周知,目前来自互联业的竞争使包括中电信在内的运营商体力难以得到舒缓。因此,运营商如何去电信化,在今年一度是业界新的话题。

对于去电信化,中国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有着深入的思考。他认为,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困扰运营商的最大难题是收入增长幅度小,技术进展缓慢,而流量增长飞快,成本随着流量增长也很快。这种量收剪刀差越来越大,任何一个企业都难以长期在这种扭曲的状态下生存。

韦乐平认为,面对内外交困的局面,电信业唯有转型才有出路,否则只有死路一条。而所谓去电信化不是抛弃电信的一切,而是哲学意义上的扬弃,在保留其合理内核的基础上,要抛弃的是过时的、过分的、不必要的累赘和禁锢,轻装上阵,才能顺利实现转型。

上一页

1

2下一页

水果微商城
网络营销有哪些?常见的有这几种
商户收银系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