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重启之命运 九十二-坦言

发布时间:2019-10-12 20:56:38

重启之命运 九十二-坦言

“啊,对了,被你这个对幼女出手的变态分散了注意力,私差diǎn就忘记了正事....嗯,没想到你这样一个大变态也会有説出带建设xing的话的时候,私就不道谢了,变态先生。”卫宫士郎微微向远野慎久diǎn了diǎn头,那绷紧的脸se稍微缓和了一些。

“........那么妳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小姐。”语气依旧是平淡中带一diǎndiǎn无奈,但是如果有一个远野慎久的知己在场的话,那么知己一定能看出其实远野慎久的声音中带上了一丝的喜悦,只不过是那感觉太微细,微细到和远野慎久没有少説十多年的交情都看不出。

虽然对方对自己的评价还是三句不离变态,但是对方本来破表的敌意一经减省之后,看着那稍微缓和的俏脸,远野慎久在心中高兴得泪流满面,终于....不用和这恐怖的女孩舌战了,刚刚那一段时间差diǎn就令他虚脱了啊!

“如果一定要形容的话,私是来杀人的。”卫宫士郎明显没有也不会想有~dǐng~diǎn~小~説~和远野慎久十年以上的交情,因此敏锐如他也察觉不到远野慎久的心情起伏。只见卫宫士郎掠开了眼前的发丝,双眼再次睁开时已经将原本八分鄙视﹑二分藐视的眼神换了做四分鄙视﹑四分认真﹑二分藐视的严厉眼神,説话的语气轻描淡写但内容之沉重竟是令卫宫士郎后方的三个小萝莉一次过被惊呆了,一时之间大厅陷入了鸦雀无声的状态之中。

“喔?妳要杀的是谁?”在这大厅中第一个能保持震静的,不用説当然是把这句话説出来的卫宫士郎,而第二个则是远野家当代家主,远野慎久。

作为曾经灭绝一整个杀手家族并一气呵成地诱拐萝莉的远野家当代家主,大风大浪见得多了,曾几何时,远野慎久也是过着刀头舐血的生活,现在就算时光不复,他的心依旧比普通人优胜得多。他不但没有被卫宫士郎的发言惊吓到,反而双手交叉托起了头,饶是有趣的看着眼前这银发的外来者,一副气定神闲的高手风范表露无遗!.......如果他能处理一下那爆炸头和焦黑了的半边脸的话。

“明知故问的恶趣味,你觉得除了那东西以外这儿还有谁??是需要私抹杀的吗?嘛,如果你这变态当主想早死一diǎn的话私倒是不介意代劳。”看到远野慎久终于显出了能让人有正面评价的地方,卫宫士郎在心中暗暗diǎn了diǎn头........当然语气中的敌意是丝毫无减,欣赏一个人一些地方和鄙视他的人格是没有直接关系的。

“哼,我也只是确认一下而已...话説回来,我倒是对妳为什么要来杀他比较有兴趣,难道妳竟是教会中人?”

“开什么玩笑....谁会和那个专出变态的地方有关系?”説起圣堂教会,卫宫士郎眼中尽是深深的敌意。无它,一説起圣堂教会,他就想到了自己第一个看到的神父,那个五官端正实则上xing格扭曲,以欣赏他人的痛苦作为爱好的变态神父。每次一想起这个混帐的神父卫宫士郎就恨得牙痒痒的,再加上卡莲小时候受到的对待,教会令人作呕的唯我独尊作风及无条件敌视包括自己珍视的爱尔奎特在内所有吸血鬼的方针,这三diǎn也足够令卫宫士郎打从心底讨厌他们了。

“除了某两个个私认识的女孩子之外,整个教会不是变态就是信仰狂热中毒者,和这种地方扯上关系的话,私説不定会折寿啊!”毫不掩饰,对圣堂教会的厌恶之情在自己的语气中表露无遗。説得难听diǎn,如果不是自己和教会中少数的正常人如希耶尔和卡莲有着非浅关系的话,卫宫士郎不排除在他实力有成之后会见一个圣堂教会的里世界分部就拆一个圣堂教会的里世界分部。

“虽然不知妳說的那两个女孩是谁,但大体上我都同意妳对圣堂教会的看法,传承过了这么多年就连本质都腐朽了,动辄就把别人判成异端,一整群的疯子。”远野慎久感触的颔了颔首,在魔术师生涯之中他遇到圣堂教会的次数不在少,然而接近不论他本人怎样想

,每一次都得刀刃相向,那难缠的感觉到现在远野慎久还深深的记了在脑中。

“人格高尚的、智慧高超者,圣也;为人崇拜者,圣也。昔ri的教会能够以帮助别人为己任,水深火热在所不惜,不为名利,为的是自己那颗坚定不移的信仰心,故称为圣;刃不向妇孺,行事循规蹈矩而留有余地,不以种族身份为杀戮的理由,既仁且明,为人所崇拜,故名为圣.......和以往的圣堂教会比较起上来,现在的教会只是拿着大义名份的恐怖份子,彼独沉醉于自身的信仰之中反倏双眼为之蔽,悲哀的一群家伙。”脑海不自觉的想到了那温柔的金发身影,在挥剑之时不失其温婉的天xing,为了信仰和自己的民族,纵使身受火架之刑亦不曾为之而悔,然而放眼现今坠落的教会,卫宫士郎就不禁握实了拳头。

值得吗?.....如果是为了民族的话,或许因为角se不同,自己不能强加自己的想法在她的身上,但是当初她为了在千百年后坠落至此的信仰而挥剑,真的值得吗?.........

不....正因这坚定不移的信仰心才会有现在的圣女,因此这问题就算要问,也应该由贞德反问自己而不是自己代努,可是对这腐朽教会的愤怒却不是言语可表达的。

“看来妳好像对教会的怨念很深嘛,小姑娘。”远野慎久心满意足的把身子靠了在沙发之上,随着愤怒的深,这银发小女孩本身对自己的不满好像已经清得七七八八,想来在小女孩收敛怒气之后,自己就能在话不带刺的情况下和这令自己深感兴趣的小女孩正常交谈......

“但是,人也不可以整天回想以往的时光,可怎么説,我们要放眼的,是将来,被过去所束缚可不是好兆头哪.....那么,教会的话题就到此为止了,可以吗?小姑娘。”不过在总结话题之前,远野慎久还是下意识的提diǎn了卫宫士郎一声,虽然他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心血来chao还是潜意识中就想亲近...最少想拉回一diǎn距离,连想也没有想,话已经脱口而出。

“......虽然私只是在为朋友感到痛心,但是那句教诲之言私好好的收下了.....真不愧是远野家当主,果然具有相对的威严和阅历,私不言谢了。”卫宫士郎深先是深的看了远野慎久一眼,接着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再次抬起头时对远野慎久的敌意已经消散了不少。虽然他仍旧不能原谅远野慎久对琥珀意图做的事,但是现在他对远野慎久的观感却是中和了不少,果然是因为终于能在对方的身上发现值得正面评价的地方使他改观了一diǎn....

莆田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榆林性病医院
河池治疗睾丸炎医院
莆田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榆林性病医院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