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摇滚大叔钟伟强遗憾淘汰人在做天在看

发布时间:2018-10-29 10:19:54

“摇滚大叔”钟伟强遗憾淘汰:人在做,天在看

来自香港的“摇滚大叔”钟伟强,从一开始就颇受关注,不仅因为他曾“击败过张国荣”、“和谭咏麟踢过足球”、“给梅艳芳写过歌”,也因为他60岁高龄仍活跃在舞台上,誓将摇滚进行到底的精神,鼓舞了许多人。在上周五晚的汪峰组考核中,钟伟强和毕夏的对决压轴登场,老Simon的谢幕令人动容。

:在您和毕夏的PK中,毕夏通过了导师汪峰的考核,而您却遭淘汰,这个结果是您预料之中的吗?

钟伟强:我有一点意外,从1967年我第一次听《HeyJude》到现在四十多年,我印象中唱这首歌不下一千遍了,所以我对这首歌蛮熟,对自己的演唱信心也蛮大,我感觉自己会唱得好。但是,结果出来时,我有一点意外,没办法,我要尊重游戏规则,这只是一场游戏。其实,我感觉真的有一点奇怪,我自己有点不明白,是不是我唱得那么糟糕,但是没办法啦。

:就当晚的表现,您觉得毕夏有哪些过人之处,让她能够把您PK掉?

钟伟强:从音乐的角度,她进步很大,还有,她年轻吧,她发挥也蛮好的。我知道我们两个排练时她的状态,她真的很努力,这首歌是她用心唱出来的,她的晋级也是用努力换回来的,所以我没什么话说。

:您觉得当晚你们俩的表现,谁更好一点?

钟伟强:毕夏应该可以再好一点,《Hey Jude》前面的部分不难唱,后面自由发挥的地方,怎么把心里面的东西表达出来,跟个人的音乐素养有关系。毕夏唱这首歌时要注意英文的发音咬字,在个人表现的方面可能就没有太到位,这个部分她可以唱得更好的。但她这么年轻,还有进步的空间。

:不少友为您打抱不平,觉得您当晚的表现其实强于毕夏,您这么觉得吗?

钟伟强:我觉得,(笑)应该是吧,因为这首歌我真的很熟,是我的年代,还有后半部分发挥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应该比她流畅、比她好一点。

:导师汪峰以“传承”的理由,选择让毕夏晋级,你接受这样的理由吗?

钟伟强:他们好像没说什么理由吧(笑)。当然了,把摇滚的精神再传给下一代,是可以接受啦。但是,从音乐方面来说,我觉得这个理由跟我在舞台上的表演没有太大关系吧,但是他说出来我也接受,我尊重他们说的话。

:有友说,这是不给老年人留机会,其实老年人除了能跳广场舞也能做更多的事情。

钟伟强:人的眼睛是雪亮的,我们香港人喜欢说一句话就是“人在做,天在看”,所以,我没有太多的话说,不可以说怎么怎么不公平,因为我是学员,这句话不应该在我口里说出来,我接受这个结果,其它的让外界去评论吧。

:自从参加好声音后,您的演出活动还有商业代言也多起来了吧?收入也跟着水涨船高不少吧。

钟伟强:(笑)这个是私人的东西,演出多了收入就多了,这是肯定的啦。因为在外面《好声音》的影响很大,很多演出、商业活动就跟着一步步安排出来了,所以我很感谢《中国好声音》带给我这么好的东西,我已经很开心,我得到的东西多过我失去的。

:在现场给您送去感动和关心的是后认识的“半个女儿”,而亲生的女儿却不在身边,您心里有没有一些酸楚感?

钟伟强:有,一定有的,我第一轮唱《Rolling in the deep》的时候唱不出来,感觉很孤独。在《好声音》准备比赛的时候,我身边不止有毕夏一个,还有其他的年轻人。我的普通话不太好,很多时候我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他们不想我那么闷很理解我,所以过来跟我聊天,逗我开心。汪峰老师也对我们每一个队员都很了解,有一次他请我们吃火锅,还问到我跟我女儿怎么样。

:现在父女关系有没有改善?联系得有没有比以前更频繁、亲近一些?

钟伟强:会会会。她现在对我说的话变得很尊重,因为她真的了解我跟她说的东西,所以我们俩的关系和沟通越来越好了。

:当晚,您和毕夏一开口唱许多观众都站了起来,跟着音乐的律动一起摇摆。当您唱完走下舞台的时候,大家的掌声也经久不息,那种落幕的方式挺让人感动,甚至有点悲壮,您当时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钟伟强:最大的感受,是我离开这个舞台时,毕夏从另一个通道跑过来,抱住我,一边哭一边说“Simon不要离开”,蛮动人的。

高温津贴数年未涨 尴尬了谁

直隶巴人的原贴: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速凝剂单价
汇悦天地
酿酒设备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